洛阳是如何将牡丹做成产业的?

图片 1

一场“国花”之争,让两座城市的背后角力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大约420年前的一天,在位于欧洲西北部的荷兰,一位商人引进试种的第一朵郁金香优雅地吐出芬芳。此时,在相近的纬度上——中国十三朝古都洛阳城内,千年牡丹相约怒放……
400多年过去了,如今的世界谈起郁金香,怎能不提荷兰。郁金香已成为荷兰的“国家品牌”。2012年,洛阳牡丹“应约”踏上了这个郁金香的国度,作为中国花卉的唯一代表,在世界园艺博览会上,与郁金香竞相绽放,华美、高贵、典雅……引来无数欧洲人的赞叹。
牡丹,被视为国花;洛阳,牡丹之花魁集聚地。有1500多年的历史底蕴,有“花开时节动京城”的华丽,有“洛阳地脉花最宜”的优越,有现代科技统领的产业支撑,更有其扎根国人心中的地位,“洛阳牡丹”何以不能成为“荷兰郁金香”一样的国家品牌?
来自历史深处的品牌呼唤——— “洛阳牡丹”品牌给人无限想象空间
走进洛阳,才能体会到牡丹已经融入这座千年帝都的血液,牡丹情结已经成为世代洛阳人的精神共鸣。
天下名园重洛阳。一进入洛阳城内,机场、车站、街边、巷角,到处充满牡丹的味道。十几个现代化的牡丹园更是这座城市不可缺少的部分。牡丹花以各种不同形式装饰着城市的每一个细节,牡丹元素符号的运用甚至成为这座城市的经营之道。
牡丹,自古就有富贵吉祥、繁荣昌盛的寓意。在国人心中,似乎没有其他花类可以替代,就连老百姓被子、枕头上,往往都绣着盛开的牡丹。早在1500年前隋炀帝时期,洛阳牡丹便由原生态进入人工栽培的历史。洛阳成为牡丹的原产地和传播地。
“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牡丹兴于洛阳,与独特的自然条件密不可分,但洛阳牡丹成名天下,则得益于千年帝都厚重的历史与文化了。
以洛阳为中心的河洛地区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洛阳牡丹文化是河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丰富的文化遗产赋予了洛阳牡丹以“灵魂”。宋李格非在《书后)》中这样感慨:“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园囿之废兴,洛阳盛衰之候也”。可见,洛阳牡丹之所以扎根人们的心里,绝不仅因其惹人怜爱的花开,更是因其背后壮丽的历史画面。洛阳牡丹也自然具有了国花的气魄。
看着洛阳博物馆里陈列的武则天时期的物件,想象着一千多年前,武则天捧着一朵牡丹花是何等的欣喜。不知道武则天看到如今牡丹花的绚丽演绎后,有何感想!
清新的牡丹花香皂、时尚的牡丹花茶、栩栩如生的牡丹瓷……今天的洛阳牡丹已经化身现代产业,牡丹产业精深加工涉及食品、保健品、药品、化妆品等众多领域。
“牡丹,从根到茎,到花,到叶,到籽,无不是宝。历史文化要素更是成为洛阳牡丹不可比拟的品牌优势。”牡丹花茶的研发人詹建国告诉记者,他已经注册“武皇牡丹”商标,其创意便是基于一代女皇武则天的历史故事。
“洛阳牡丹就像一颗枝繁叶茂、根系发达的大树,根植国人心中。我们这些企业及牡丹产品无不是从大树上吸取营养,并通过这颗大树浸入人们的心理。”詹建国说,洛阳牡丹文化作为一笔珍贵的历史遗产,如何传承和挖掘,是塑造品牌的关键,也给人们以无限的想象空间。经营牡丹的历史和文化,已经成为洛阳牡丹品牌打造的核心。
洛阳市委常委、农工委书记史秉锐认为,品牌化可以充分发挥产地资源特色和优势,提高产品附加值和竞争力,实现牡丹从单纯市区观赏向加工和生态旅游转变。品牌化战略是洛阳牡丹产业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融入城市品质,多层品牌推广——— “洛阳牡丹”全方位品牌价值提升
洛阳牡丹花开花落1500年,已经成为这个十三朝古都最耀眼的符号,承载着这座城市的精神气质。“牡丹为媒”被确定为城市发展的重要思路。这也使得洛阳在整个中原经济区中独树一帜。
拥有32年历史的洛阳牡丹花会是“牡丹为媒”最好的诠释。自1982年开始,洛阳每年举办牡丹花会,2010年更名为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从此升格为国家级节会。
从一个城市的节会升格为国家级,绝不仅仅是名称上的改变。对洛阳人来说,每年一度的牡丹文化节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似乎整座城市都动了起来。今年第32届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共接待游客1970.56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52.93亿元。各项主要旅游经济指标较往年增幅明显。
在香港澳门回归交接仪式上、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在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上,总是可以看到洛阳牡丹盛开的身影;洛阳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每年联办牡丹花展……洛阳牡丹已经成为国内重大庆典活动的尊贵用花,又通过一系列展览展示,进一步擦亮了“洛阳牡丹甲天下”的品牌形象。
洛阳牡丹瓷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峰认为,就冲“洛阳牡丹”这金字招牌,就有大量社会资本进入牡丹产业,推动产业不断延伸、拓展。林峰所在公司以牡丹文化为依托,以洛阳本土且有牡丹纹饰的三彩陶器和瓷器为载体,开发了极具创新性和传承性的牡丹瓷,打开了牡丹文化创意产业的新视野。
“洛阳牡丹”下的子品牌犹如雨后春笋,牡丹深加工产品种类400余种,很多已经形成产业规模和品牌知名度,这极大丰富了这一区域品牌的内涵。牡丹产品的知识产权层出不穷,为形成多层次的品牌体系奠定坚实基础。但是,洛阳牡丹的子品牌尚处于初级阶段。用史秉锐的话说,政府要推它一把。于是统一打造洛阳牡丹产品销售品牌提上议程。按照洛阳市政府的统一部署,“牡丹花都特产专卖场”成立。通过招标程序,政府确定2家连锁企业作为牡丹花都特产专卖授权运营商,专卖场经营范围包括牡丹深加工产品、牡丹文化产品、牡丹工艺品和洛阳名优特产品等,经营产品经过严格评审,实行准入制度。史秉锐认为,牡丹花都特产专卖场是洛阳牡丹品牌战略的重要步骤。在子品牌尚未壮大的阶段,通过打造牡丹产品营销平台,可以有效规范和引导众多洛阳牡丹产品品牌建设,整合分散的弱小子品牌,形成品牌建设的合力,利于整体推广洛阳牡丹品牌形象,也会倒逼牡丹产业现代化进程。
科技引领,集群效应——— 雄厚产业根基让品牌走向世界
走进洛阳神州牡丹园鲜切花保鲜大棚,凉意扑面而来,棚中只有10℃。工作人员正将牡丹鲜切花逐一插放在盛有水的塑料箱中,有白色的杨妃出浴、红色的大富贵……
“这些牡丹鲜切花将被运往新加坡。要确保每枝牡丹鲜切花有5厘米左右的茎部浸入水中。”该园负责人付正林介绍。牡丹鲜切花作为上游产品,对牡丹产业整体发展尤为重要,洛阳实现了这一关键技术的突破。牡丹鲜切花相继出口美国、韩国、澳大利亚等国,提升了洛阳牡丹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没有雄厚的产业基础,洛阳牡丹品牌将失去根基。洛阳每年各方面有十几亿元投入产业发展。洛阳牡丹的规模化、标准化生产一直处于行业的领先地位。早在2006年,洛阳牡丹就有了国家级农业标准化示范区项目。《洛阳牡丹种苗质量标准》和《洛阳牡丹盆花质量标准》结束了牡丹产品无标准的历史。市、县、乡三级培训推广体系更是对提高生产、经营和管理水平大有裨益。目前,全市建成各类规模化牡丹生产基地160多个,年产盆花100万盆,建立了世界唯一的牡丹种质资源迁地保护区。
为了推动产业进一步升级,洛阳市抛出发展现代牡丹产业的大手笔——牡丹花都产业示范园。牡丹食品、牡丹食用油、牡丹茶、牡丹精油等各类牡丹深加工企业将入驻,形成产业集聚效应。示范园还将建设牡丹花卉交易中心,集物流、交易、拍卖为一体。产业示范园的目标是打造成世界一流的牡丹产业龙头和物流中心。
“洛阳牡丹之所以敢于描绘出如此蓝图,科技实力带来的信心尤为重要。”洛阳市农工委副书记智万一说,洛阳拥有国家牡丹基因库、国家花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牡丹研发与推广中心、国家牡丹种质资源鉴定及检疫重点试验室等多家牡丹科研机构。在标准化生产、产品加工、四季开花、切花保鲜、新品种引进、资源保护等方面都保持国内领先水平。
“洛阳牡丹”沉淀着自身的品质,积蓄着走向世界的力量。2013年4月,洛阳遇上西雅图。双方协议,西雅图将建面积约6000亩的洛阳牡丹文化产业园。洛阳牡丹还相继在英、法、德、荷兰等20多个国家生根开花。我们期待洛阳牡丹带来更多惊喜,真正成为人们心中的“国家品牌”。

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7月15日,中国花卉协会通过官网发文,邀请公众就是否赞同“推荐牡丹为我国国花”进行网络投票。经过一周时间的投票,今日,中国花卉协会发布通报,牡丹以79.71%的得票率毫无悬念地胜出。

5月5日,主题为“花开新时代开启新征程”的第36届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圆满落幕。

前不久(2019年7月15日),中国花卉协会发布《征求牡丹为我国国花意见的通知》,并在中国花卉协会官方网站开放网络投票通道,面向社会各界征求对推荐牡丹为国花的意见。消息一出,很快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尤其受到古都洛阳和山东菏泽两地民众的关注。如今,舆论热度已退,但关于牡丹与城市发展的故事还在继续。

图片 2

洛阳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本届牡丹文化节期间,洛阳市共接待游客2647.31万人次,同比增长6.15%;旅游总收入241.96亿元,同比增长8.26%。

对于古都洛阳而言,这些年凭借本身文化底蕴深厚,再有每年一届的牡丹文化节加持,城市旅游发展快速实现了流量的爆发式增长,为这座充满古韵的城市带来了直接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并为洛阳文旅产业的转型升级以及城市高质量发展提供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洛阳是如何将牡丹做成产业的?。一朵“花”不仅美了一座城,更成为洛阳惠民的举措、招商的平台,向世界传递千年古都“好声音”的载体。

2017年,洛阳旅游总收入首次突破1000亿,同比增长15%,旅游业占据第三产业总量的一半之多,而第三产业的产值也在这一年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其中,牡丹文化节期间的旅游总收入达到了223.5亿元;2018年洛阳旅游总收入为1148.43亿元,同比增长10.1%,其中,牡丹文化节期间的旅游总收入241.96亿元,同比增长8.26%;2019年的牡丹文化节期间,旅游总收入达到274.28亿元,同比增长13.36%。

按照中国花卉协会此前的说法,此次投票“只是收集民情民意”,下一步还将综合各方意见,将方案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并提请全国人大审议。

惠民利民,增强群众获得感

图片 3

牡丹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国花”?尽管网友众说纷纭,但两座城市态度倒是颇为一致,
从一开始就积极地为牡丹卖力“吆喝”——

在洛阳,徜徉在牡丹花海,游客不仅能欣赏到美景,还能感受到惠民政策给群众带来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牡丹文化节期间的旅游总收入和增长率仍在逐年增加,但总体增长率却在下降。

图片 4

今年文化节期间,洛阳继续实施“旅游年票不受限、部分公园不收费、餐饮住宿控涨幅、环城高速豫C车辆免费通行”,并新增了“文化消费有补贴”的政策。

在这种情况下,洛阳城市和洛阳文旅的“牡丹故事”正在如何展开?

图片 5

按照“以节促建、以节促管、以节推介、利民惠民、全面提升”的要求,洛阳市今年还集中攻坚了包括兴洛湖公园建成开放,11处小游园完成绿化以及公厕、文化广场等33项城建重点项目,提升了城市形象,改善了市民的生活环境。

1、“中国牡丹花都”的出现

图片来源:微信截图

专家指出,以节惠民的“洛阳模式”,破除了旅游“门票经济”壁垒,推进了产业转型升级,把文化节带来的巨量旅游人次转化成更多效益,使洛阳牡丹文化节真正成为人民的节日、百姓的盛会。

今天的洛阳,对外传播的城市形象有很多:“一带一路”节点城市、“博物馆之都”、工业之城、千年帝都、“中国牡丹花都”,等等。就具体的旅游符号而言,为外界所津津乐道的除了龙门石窟、白马寺等历史文化遗产外,则数洛阳牡丹为最。

这也不奇怪,一个是“中国牡丹花都”洛阳,一个是“中国牡丹之都”菏泽,态度如此积极,背后显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而且,为了这朵牡丹花,两座城市早就“掐”了数十年。

以节推介,扩大开放结硕果

近些年,洛阳依托于牡丹以及牡丹文化而举办的一年一届“洛阳牡丹文化节”不仅直接推动了了城市品牌营销,还直接推动了洛阳文旅产业的较快发展。

图片 6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洛阳牡丹文化节举办的第36个年头。

牡丹的文化内涵自古便有和平与昌盛之意,深受历代王朝统治者的喜爱。洛阳牡丹始于隋,盛于唐,甲天下于宋。隋炀帝建立西苑,将牡丹移植园中,到了唐宋时期,描写牡丹的诗词大量出现,民间出现了许多以牡丹为意象的戏剧、雕刻以及绘画等艺术形式,乃至于以牡丹为食的饮食风俗,至于北宋,更是有过之而无及。

中国花卉协会公布投票结果后,网友还在为洛阳和菏泽“掐架”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作为“一带一路”主要节点城市,洛阳抓住郑洛新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河南自贸试验区等战略机遇,以花为媒,加大开放招商力度,收获累累硕果。

图片 7

牡丹之争

4月18日,作为第十二届中国(河南)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的分会场,新时代“一带一路”城市产融合作论坛暨洛阳牡丹文化节投资贸易洽谈会在洛阳举行,共签约32个重大项目,总投资586.1亿元。

洛阳商超里的特产

说到牡丹,就不得不提到洛阳。“洛阳牡丹甲天下”,早已成为这座城市最广为流传的广告词。

在第二届牡丹之约全球跨境产业融合峰会上,首个中德工业4.0创新中心落户洛阳,将助推洛阳及河南区域产业和企业的转型升级。

改革开放后,古都洛阳追溯传统,于1983年举办了由政府主导的第一届牡丹花会,也是我国较早开展节庆旅游的城市。据报道,首届牡丹花会接待了来自世界上7个国家、地区和国内的游客共250万人次,为洛阳的社会、经济、文化和环境带来了可观的效益。

作为与北京、南京、西安齐名的“四大古都”之一,洛阳有4000多年城市史、1500年建都史。史料记载,洛阳牡丹始于隋、盛于唐,宋时甲于天下。据不完全统计,仅《全唐诗》中就收录50余位名家吟咏牡丹的100多首诗歌。

“让洛阳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洛阳”,洛阳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当时作为工业城市的古都洛阳似乎看到了牡丹节庆旅游可能为未来城市发展带来的机遇,洛阳市政府之后便制定了“工业强市·旅游强市”的政策,将旅游业作为洛阳的重点产业,形成了工业和文化旅游两条腿走路的发展模式。

“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也因此,不少人认为,是洛阳成就了牡丹如今的地位,“如果没有洛阳,那牡丹就是一普通的花,大概跟今天的月季、水仙什么的差不多”。

古今融汇,让世界倾听“洛阳声音”

2008年,“河南省洛阳牡丹花会”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两年后,被国务院和原国家文化部正式批准列为国家级节会。2012年,洛阳市被中国花卉授予“中国牡丹花都”的称号。

不过,400公里外的菏泽,对这种说法应该不会表示认同。“曹州牡丹甲洛阳”中的曹州,说的就是菏泽。这样的提法虽难免给人蹭洛阳“热度”的感觉,但也能明显看出菏泽想要争一争的心态。

二里头遗址博物馆、隋唐洛阳城国家历史文化公园、隋唐大运河遗址博物馆等一批项目加快实施,洛阳文化旅游新名片越擦越亮。

从此,千年古都洛阳又多了一个符号——“中国牡丹花都”。随后,洛阳在挖掘牡丹文化元素、构建牡丹文化品牌上倾注了更大热情:不断扩大“牡丹文化节”的规模,时间从起初的10天拉长到今天的40天。除此之外,洛阳对“牡丹文化节”的内容做了更进一步的创新,从单纯的观光旅游,扩展到汇演活动、经贸合作、体育赛事等内容。

图片 8

志在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的洛阳,近年来,不断吸引着世界目光。

图片 9

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数据显示,今年牡丹文化节期间,洛阳接待入境游客28.71万人次,同比增长6.06%;旅游创汇8497.96万美元,同比增长8.04%。

与此同时,洛阳也对各个区县完善了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以点带面,由城市中心带地方,以实现洛阳的均衡发展。洛阳市政府也针对“牡丹文化节”的组织观念、管理模式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变革,逐渐形成了“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的节庆活动运作模式。

当地官方说法是,菏泽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牡丹繁育、栽培、科研、加工、出口和观赏基地”。2012年,中国花卉协会在回应为何授予菏泽“中国牡丹之都“称号时透露:一是菏泽牡丹花卉种植面积居全国之最,二是牡丹带动的产业链居全国之最。

“打造隋唐大运河黄金旅游带,有助于使洛阳历史文化特色愈加鲜明、古韵今风相得益彰,成为古代文明和现代文化交相辉映的国际级文化高地。”4月15日,在“大运河文化论坛”上,专家学者积极为隋唐大运河保护、传承和利用建言献策。

2、牡丹特色产业链已经形成

这两座城市,一直在为牡丹暗中较劲。

“讲好古都故事,提升古都文化自信,让古老的文明焕发出新的生机。”4月21日,来自五大洲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齐聚千年古都洛阳,出席世界古都论坛,共同见证《洛阳宣言》发布。

不过,洛阳文旅产业的发展开始面临新的挑战和问题。比如,虽然旅游收入的绝对规模还在增长,但增速却出现了下滑。此外,根据洛阳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洛阳在包括北京、广东等外省市游客自驾游上的优势逐渐凸显,但是过夜游客依然以省内和周边省市为主。

最典型的例子是,从1983年起,洛阳连续37年举办牡丹花会(现已更名为“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并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每年清明前后,国内外游客纷沓至此,连公交车都是双语报站。

花开新时代,开启新征程!

在此背景下,洛阳文旅需要开启新的转型阶段。

紧随其后的菏泽,自1992年开始也每年举办一届牡丹花会,时间与洛阳相差无几。今年4月,菏泽还举办首届世界牡丹大会,提出“汇聚世界高端人才,打造牡丹产业高地”。这也被写进菏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站上历史新起点的洛阳,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建设正阔步向前。(记者 田宜龙
李宗宽)

在今年的牡丹节期间,洛阳基于实现文旅产业转型升级、城市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尝试了一系列改革活动:推出“开窗见绿,出门进园、四季常绿、三季有花”的政策;推行“体育场馆限时免费开放”、“市区景点和县景点有折扣”等优惠;举办各类大型经贸会展活动,吸引企业、客商、投资人等来古都洛阳投资。

不过,不仅外地人对“中国牡丹花都”和“中国牡丹之都”傻傻分不清楚,甚至连洛阳和菏泽自己,都闹过不止一次乌龙。

图片 10

据当地媒体报道,菏泽著名的曹州牡丹园,曾惊现“洛阳牡丹”花盆;而洛阳牡丹文化节在对外宣传时,也曾误打出“中国牡丹之都菏泽”的标语。从这类错误,也可看出两座城市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此外,在北京举办的2019中国国际食品安全创新技术展览会上,洛阳展出了包括牡丹画、牡丹瓷、牡丹籽油、牡丹花饼、牡丹化妆品等一系列的,以牡丹为主题的产品,吸引了不少展商和观众围观。

产业蛋糕

据洛阳市林业局牡丹办展会相关负责人张蓉辉介绍,洛阳是牡丹的原生地、发祥地和重要传播地,牡丹是洛阳市的重要城市元素,牡丹产业经过不断发展,目前已形成集观赏、油用、催花、鲜切花、加工销售全产业链条等为一体的的特色产业。

时至今日,已经沦为三线城市的洛阳,虽然还保有河南“老二”的尊严,但最拿得出手的似乎也只剩牡丹这张名片。而在山东排名倒数的菏泽,也迫切需要一个能让人记得住的标签。

截止2018年底,洛阳牡丹深加工企业110余家,从业人员5万人,牡丹产业总产值270亿元,牡丹加工企业获得发明专利156个,深加工产品获得各类奖项83个,2家牡丹企业在股交所挂牌。

如果说,以往洛阳更多是依靠牡丹发展文化旅游,菏泽则在牡丹产业上不断发力,如今,两座城市的发展思路开始日益趋同——即大打“文化+产业”牌。争花也好,造节也罢,背后仍是经济利益使然。

目前,洛阳市已将牡丹产业定位为构建“565”现代产业体系中的特色产业,全方位发展牡丹产业,引领全国牡丹产业的新潮流。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每年牡丹文化节,为洛阳吸引约2000万人次游客,旅游总收入稳定在200亿元左右。另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7底,洛阳共有牡丹企业340家,从业人员3.3万人,牡丹产业总产值240亿元,牡丹种植、加工、销售一体化发展,全产业链雏形初步形成。

但洛阳已不满足于此,进一步提出推动牡丹产业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经营,从“洛阳牡丹甲天下”转向“洛阳牡丹产业甲天下”。

去年初,《洛阳市牡丹产业发展规划(2017-2025年)》印发,首次以专项规划形式描绘洛阳牡丹产业发展蓝图。根据这份文件,到2020年,洛阳牡丹种植面积力争达到50万亩,牡丹产业总产值达到300亿元;到2025年,牡丹产业总产值将达600亿元,还要打造10个以上牡丹产业上市公司。

很快,《菏泽市牡丹产业发展总体规划(2018-2022年)》也于同年11月出炉。对比来看,上述规划公布的数据显示,菏泽牡丹种植面积达48.6万余亩,生产加工和销售企业达到240余家,年产值超60亿元,牡丹出口量占全国80%以上。同时,规划提出,到2022年,要培育20家龙头企业,培育总产值超过500亿元的牡丹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文化旅游一直是菏泽的一块短板。以两地同期举行的牡丹文化节为例:

今年洛阳接待游客2917.15万人次,旅游总收入274.28亿元;菏泽今年的数据城叔没有查到公开报道,不过,去年两项数据分别为963.63万人次、63.85亿元,与洛阳显然不在一个数量级。

当前,菏泽提出,打造总产值200亿元以上的牡丹文旅产业集群,建设20座牡丹园林综合体,并用3~5年时间将曹州牡丹园打造成5A级景区。

文化搭台、经贸唱戏,这无疑将进一步加剧城市竞争。

无奈之举

说到这里,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两座城市在争夺“国花”这件事上,态度如此“团结”。

河南科技学院副校长、河南省牡丹芍药协会会长何松林此前谈到,此次推荐牡丹为国花,对于河南花卉产业、特别是牡丹产业发展会起到很大推动作用。

同样,菏泽市牡丹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陈学湘也认为,”如果牡丹被评为国花,对菏泽、洛阳等地观赏牡丹、油用牡丹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不过,在城市竞争纷纷聚焦人才和高科技产业的当下,为一朵花较劲,也显出两座城市的无奈。

坐落于“塌陷”的中部地区,曾经的老工业基地洛阳,正面临转型困局。今年5月,《新周刊》评选“中国十大失落之城”,“衰退之城”洛阳就名列其中。

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洛阳一度是我国工业重镇,“十大厂矿”使洛阳成为仅次于北京、上海、武汉、天津的全国第五大现代化城市,对河南经济贡献曾高达60%以上,远超省会郑州。而随着计划经济时代终结,洛阳也没能避免饱受政策眷顾的工业城市共同的困境。2018年,洛阳GDP已不到郑州二分之一。

为此,此前洛阳印发多个产业实施方案,牡丹产业同新材料产业、生物医药产业、科技服务业等一起,被视为未来突破口。不过,在河南全力做大强省会背景下,“副中心城市”洛阳,发展可能更多只能靠自己。

而对基础更为薄弱的菏泽而言,经济在省内不出众,与缺乏像样的产业脱不了干系。

将“菏泽”与“支柱产业”关联搜索,前10条结果中,7条都指向牡丹产业——制造、科技、人才等字眼,几乎不见踪影。

去年9月,山东在《关于突破菏泽、鲁西崛起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支持菏泽立足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培育包括牡丹特色产业在内的现代特色产业集群。对菏泽的定位,则是“打造鲁西崛起的高地、全省新旧动能转换的示范区、鲁苏豫皖四省交界的区域性中心城市”。

两座身负重担的城市,将如何打好手上的牌?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