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托起最美“夕阳红”

  怎么办?社区居家养老来帮忙。7月25日,河南省发展改革委下发《2018年推进健康养老产业转型发展专项方案》,力求通过打造“15分钟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圈”,来破解各类养老难题。

“村里与镇卫生院签订《医养结合协议书》,由卫生院抽调医疗人员随时服务老人。”殷春展说。

图片 1

计划主要依据中心城区街道数、人口规模10万人以上街道数、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规划点位数、“十三五”规划的小城市建设数及医疗卫生服务资源布点情况等因素,按照“统一规划、分期实施、市级统筹、区县主体、社会参与、促进增量”的原则,提出了社区养老院建设三年目标计划,即三年共建200个,其中2016年建设72个、2017年建设67个、2018年建设61个。成都市希望通过实现社区养老院在中心城区街道、区县政府驻地镇、“十三五”规划的小城市全面覆盖,为全成都老年人幸福健康晚年生活助力。

  武汉:“嵌入式”居家养老两年内实现大面积覆盖

“区域统括医养服务系统1+N平台”是指以每个乡镇卫生院为核心,以养老院和日照养老服务中心为基础,以N个社区、乡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为支点,通过智能信息技术,将服务范围辐射到3公里半径区域内。

同时,区级公办老年福利院主要承担六城区的专业养老服务。到2020年,六城区各新建一处区级老年福利院。

为了能够有效解决日益严峻的养老供需缺口及结构型不匹配的矛盾,成都市结合市情和老人实际需求,研究认为:社区养老院可以方便老人在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里享受专业的机构养老服务,是符合成都市老年人生活习惯的一种机构养老模式。积极推进社区养老院的建设,可以有效满足老年人持续增长的机构养老服务需求,是构建与城市经济社会水平相适应的“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成都市将目光投向社区养老院建设,并且迅速出台了《成都市社区养老院建设三年行动计划》。

  郑州市财政局、民政局日前共同出台《郑州市城乡养老照料设施建设资助和运营管理暂行办法》,提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标准,并对自建改建养老床位进行补贴,每张床位最高可补6万元。

绿色通道

我市还会积极培育养老服务产业,开发银发经济,开发老年产品,培育养老产业集群,形成一批产业链长、覆盖领域广、经济社会效益显著的产业集群。

图片 2

  河南:打造家门口的养老模式

这个占地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日间照料中心不仅有助餐室、娱乐室、助浴间、教室等,还配备体检设备、智能护理床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医养结合让老人医养无忧。”员宅村支书殷春展介绍,中心还开放医疗床位33张,设置老年医学科、中西医结合病房、内外门诊等。

此次,《规划》还提出养老设施的长远发展思路,即鼓励“医养融合”服务模式,在充分利用周边医疗服务资源的基础上,开展多种形式的医养服务模式。

发展蓝图

安溪:托起最美“夕阳红”。  来源:新华网

近年来,安溪先后出台推进医养结合政策举措,逐步形成“养老机构办医疗、医疗机构办养老、两类机构签协议”的医养结合模式,并实现医养结合型养老院、养老院医疗护理医保支付全覆盖,同时将医养结合模式向社区居家养老和上门护理延伸。全县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从无到有,新增医养结合型床位5132张。

市、区新建老年福利院

2016年3月8日,《成都市社区养老院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发布。计划明确到2018年成都将建成200个社区养老院,单个养老院规模不少于30张床位。另外计划还列出了任务目标,2016年建设72个社区养老院、2017年建设67个、2018年建设61个。成都市政府希望借此推进城市社区养老服务机构全覆盖,为居民就近托养老、居家养老提供基础支撑,建立与老年人多层次、多样性需求相匹配的养老机构服务体系与供给机制,让成都成为老年人的“幸福之城”。对于成都的老年人来说,养老院建到了家门口,养老有了新选择,老有所依进入2.0时代。

  子女做好一碗汤后端到父母家还没有凉,就是最好的居住距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工作、婚姻、住房等诸多原因,“一碗汤的距离”往往难以实现。

目前,该县有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12个、247个居家养老服务站。“下一步,我们将在医养结合方面做更多的探索和尝试,为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提供更大的便利。”县民政局局长黄秀宗说。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养老成了摆在很多家庭面前的一个难题,养老服务设施需求很大。

▲在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成都晚霞社会养老服务中心,医护人员在为老人检查身体。

  近年来,为了让老年人过上更好的晚年生活,各地纷纷推出“老有所依”的新举措、新方法,用行动证明“做好养老工作,我们是认真的!”

转换角色

未来新建养老机构必须符合规划控制要求,符合选址原则,并选择在邻近养老需求较为集中的地区,交通便利,环境清幽,并避开工业区、企业生产等区域。

老龄化进入快车道

  《广东省养老机构星级评定管理办法(试行)》于日前出炉,并自2018年9月1日起施行。作为全国“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首批城市和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深圳鼓励建成一批具有代表性、示范性的养老机构,目前获星级评定的养老机构已达7家。

“做好养老服务,政府部门应转变职能,从直接管理变为承担监管责任。”黄秀宗表示,安溪还将尝试成立养老服务质量指导中心,从县级层面发力,加强全县养老服务的综合监管、政策指导、质量监管,同时,推动养老机构等级评定标准化、老年人能力评估标准化、养老服务管理标准化,促进养老服务质量全面提升。

老龄化问题的加剧,让养老问题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如何更高质量地养老成为很多儿女的疑问。近日,太原装饰公司了解到,未来5年,太原市将规划建设养老服务中心320处,实现养老服务设施的全覆盖,解除了广大儿女的忧虑,也为老人安享晚年提供了保障。下面太原装饰公司带你一起看看该市的养老举措是如何实施的呢?

事实上,根据西方发达国家经验,他们现在更加提倡“原址安老”,也就是说,让老人在他长时间居住和生活的家里和社区里度过晚年。有关专家也表示从方便程度来说,养老院应该建在社区,与老人的生活环境没有分隔,而老人一旦远离了他熟悉的生活环境,到离家很远的养老院,会很快陷入孤独的状态。

  武汉临空港经开区为加大城乡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力度,将在全区新建10所社区老年人服务中心和8所农村互助照料中心,将为社区的空巢老人、高龄老人等有服务需求的老年人群提供休闲娱乐、个人看护、保健康复等日间照料服务。到2020年,临空港经开区的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将覆盖100%的城市社区和60%以上的农村社区。

养老机构、医院无缝对接

按照老年人的生活习惯,未来社区居家养老是老人们较为愿意选择的,我市将加大这方面的建设。到2020年,实现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全覆盖。为此,我市规划建设社区养老服务中心320处,规划建设老年日间照料中心242处。其中,今年规划建设或改造社区养老服务中心79处,老年日间照料中心77处。

2016年以前,成都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社区养老院。“三年行动计划”公布以来,成都市政府通过不同渠道对社区养老院进行了大力宣传,广大成都市市民都知道了家门口要建养老院的好消息,很多老年人及他们的子女对于这种新型的养老方式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同时成都各区县民政局也都“各出奇招”,积极投入到社区养老院的建设中去。青羊区创新打造“10分钟助老服务圈”;温江区采取建审倒置的方式,相关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提前介入指导建设,确保社区养老院建设“不走弯路”;崇州市引进了具有影响力的成熟养老服务公司对社区养老院建设进行专业运营;金堂县开展社区医养结合试点探索,打通社区养老建设“最后一公里”。根据成都各区县民政局反馈的信息,很多社区养老院还没建成,就已纷纷接到床位预订,金牛区一家社区养老院还未装修完毕,床位已经全部订满。

  绿树、荷塘,阳光从屋子角落投射下来,打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上,与周围的碧水绿林交相辉映。走进位于眉山市东坡区的龚村养护中心,完全想象不到它是一座养老院。

今年87岁的张大爷在过去10年一直以养老院为家。“老爷子身体不好,脾气古怪。在入住多家养老院后,最终选择明爱福利养老院。”张大爷的家人说。

此外,还会配建一批街道级机构养老服务设施,主要包括养老院、老年养护院和老年公寓三类。这些设施多为社会资本投资建设。

社区养老院主要针对家庭中身体行动有障碍或患有老年慢性病,特别是失能、半失能等需要生活照护的老年群体,通过整合资源、集成服务,打造15分钟养老服务圏,为老年人提供全托、日托、临托及上门服务选择,让老年人在不离熟悉环境和亲情陪伴下,就近就便享有基本且专业的医疗护理、康复保健、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等服务。另外社区养老院还能为居家养老的健康老人“搭把手”,提供家政、上门理发、上门送餐等服务。

  新华网北京7月30日电(冯文雅)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人已达2.4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17.3%。也就意味着,再过30年,3个人中就有1个老年人。那么未来,我们去哪儿养老?

养老问题是不容回避的社会问题,单一政府资源无法有效应对。近年来,安溪通过政府引导,鼓励并调动社会、市场等多方力量共同应对,努力打造养老机构与医院之间的绿色通道,促进医养有效结合,同时探索“公办民营、公租民营、公建民营、公助民营”等方式,壮大养老机构,满足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需求,为全县老年人构筑“无忧夕阳红”。

图片 3

贴合民意“开门红”

  作为超大型城市,广州的户籍老年人口高达161万人,老龄化社会特征突出。2016年开始推广的老人饭堂,经过几年发展,已全面覆盖街道和村居,缓解了老人因儿女白天上班、中午吃饭难的问题,在全市深受欢迎。这种政府引领、社会运营、人人参与的助老模式,有利于提升居家养老的服务质量。

目前,安溪已探索“公办民营、公租民营、公建民营、公助民营”等4种模式,采取“转让经营权、保留所有权”方式,引入社会力量运营养老机构。

对于年龄较小且生活可以自理的老人,多数以社区居家养老为主。但是,对于年龄偏大,且身体情况较差的,儿女又无法在身边照顾的老人,有不少会选择福利院等机构养老。

成都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养老服务业发展既面临深化改革、转型升级的良好发展机遇,又面临着不断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和国家中心城市目标的双重压力与挑战,养老问题同样突出。截至2016年8月末,成都市户籍人口约1376.4万人,其中60岁以上老年人约291.49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的21.1%。到2025年,成都老龄化程度将进一步增至25%以上。“老有颐养”是成都“十三五”规划确立的基本目标,满足老年人多元化养老服务需求,推动全市养老服务业健康快速发展,已成为当前亟待关注的重大课题。

  在天津市河西区,有一处闹中取静的“世外桃源”,这里有舒适的环境,有志趣相投的伙伴,有医养结合的特色服务,还有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河西区微山路27号的爱晚亭养老院,在先进的养老新理念、新趋势实践中,一群银龄老人享受着别样的幸福晚年生活。

加强监管推动标准化

此外,对于社区居家养老的服务设施,也要打造综合服务的发展模式,可以分为日间托老服务、短期全托服务、上门服务等功能,服务半径宜为500米至1000米,且每个街道至少设置1处。而老年日间照料中心则分为日间托老服务、上门服务等功能,服务半径宜为300米至500米,且每个社区至少设置1处。

为了使成都市养老体系的发展更加贴合老年人群体的真实需求,成都市民政局会同研究机构走进成都老年人群体,深入成都市养老机构进行了调研,并形成了《养老问题的规律性研究》《成都市养老机构发展研究报告》及《成都市老年人养老需求调查报告》等多个研究报告。调查结果显示:在所列出的养老模式类型中,有79.9%的老人选择了居家养老,其中农村老人更是高达88.1%的人选择居家养老。调查中的多数老人表示居家养老符合我国养老的传统文化,家对于老年人来说,是他们毕生经历和努力的结晶,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所希望的养老机构:一是离家近;二是子女看望方便;三是收费便宜;四是左邻右舍熟悉度高,联系方便。同时,老人的经济收入状况与选择养老模式之间存在相关性,即人均月收入越低的老人,越倾向于选择居家养老;人均月收入越高的老人,越有可能选择除居家养老之外的养老模式。

  近年来,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武汉临空港经开区民政局率先探索养老服务的综合改革,创造出“以居家养老为基础、以社区服务为依托、以机构养老为补充”的全覆盖式养老服务格局。

安溪县城厢镇员宅村80多岁老人姚金来,以前几乎足不出户,自村里的居家养老日间照料中心成立后,他成了照料中心的常客,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五年后老年人48.48万人

解局

  四川全面提升养老服务质量

“我们通过公开招标,将公办养老机构委托给专业公司运营,解决养老服务供需不匹配、结构不均衡等问题,有效满足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需求。同时根据实际需求,开展家庭养老床位试点,将养老院的专业服务延伸到高龄失能老人家庭,既让老人在家就享受到专业服务,又节约机构空间和运营成本。”黄秀宗说。

据悉,我市六城区现有21处养老机构。其中,将保留19处运营完善、配备设施相对齐全的养老机构,并根据现有情况,适当予以扩建。

“适销对路”是关键

  四川省老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自去年开展养老院服务质量建设专项行动以来,全省共投入资金6.9亿元,培训37939人次,并集中整治了2774家不合格的养老院。

“我们根据入住老人的身体状况,分为自理、半护理和全护理等三个级别分区护理。张大爷入院时,评估小组进行需求评估,发现老人身体机能下降严重,日常生活需要协助。”明爱养老院院长蓝丽琴说,后来老人出现遗忘、幻听、幻视等症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经与家属沟通,评估小组再次评估,护理等级变更为介护,转入介护护理区照护。

其中,市级公办老年福利院是我市养老设施的核心,内部设施较为完善,医疗也会得到保障,还将以示范和培训功能为主,重点满足“三无”老人、低收入老人等经济困难老人的基本服务需求。到2020年,我市将新建一处市级示范老年福利院。

按照“三年行动计划”,到2018年将有超过200个社区养老院落户成都。这些社区养老院定位于介于大中型养老机构与社区日间照料中心之间的一种养老服务设施,每个社区养老院提供30张以上床位,每张床位综合建筑面积不低于30平方米,综合建筑面积不低于900平方米;建有消防通道,配建防火、防盗等设施设备;楼层超过两层或设置在二楼以上的,设置电梯,且至少一台为医用电梯;配置综合管理室、诊疗室、康复室、活动室、洗理房、厨房、餐厅及室外活动场地等。

图片 4

在凤城镇上山村日间照料中心,记者见到78岁的独居老人秦菊芬,她是“区域统括医养服务系统1+N平台”的受益者。秦菊芬说,自己长期独居,日常生活、看病等都十分困难,中心为老人们建立档案,签约家庭医生,老人们在家就可看病。

图片 5

大力发展社区养老院建设,增进老年人的幸福感符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内涵,是成都“十三五”规划中关于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的重要内容。未来,社区养老院将在成都全面开花,越来越多的成都老人将享受家门口的社区养老院所带来的便捷服务。让老人开心,让子女安心,完善的养老服务体系将成为“天府之国”又一城市名片。

  广东:积极探索养老“新模式”

县民政局工作人员林成法介绍,日间照料中心会对辖区老人的身体状况进行专业评估,分为失能、半失能和完全自理三种。一旦老人突发疾病,立即启动医疗程序,转入医疗区救治,医疗区日常收治大病康复期、慢性病、易复发病患者进行中西医结合和现代医学康复治疗,如遇病情严重的,通过绿色通道入县医院本部治疗,恢复后又回到中心进行康养。

随着老龄化问题的加剧,如何有质量地养老成为大家共同关注的话题。《太原市养老服务设施专项布局规划(2016年-2020年)》现正在公示,未来5年,太原将构建集老年福利院、养老院、老年养护院、老年公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和老年日间照料中心为一体的养老服务体系。五年内,我市将规划建设社区养老服务中心320处,实现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全覆盖,让老年人可以在家门口享受到优质的为老服务,晚年生活无忧。

  天津河西有个养老“世外桃源”:活动丰富医生24小时值班

公建民营

保留现有19处养老机构

  子女在外时利用手机24小时观察父母在家情况,行动不便的老人可以通过手机一键轻松订购新鲜食材,坐等配送到家……近日,这些理想化的居家养老手段在杭州清波街道清波门社区的部分独居老年居民家中成为了现实。

在新的护理区,护理人员根据评估结果重新为张大爷制定个案护理计划,包括专业社工介入开展心理疏导和非药物干预服务、膳食部门提供多种营养配餐等。

今后,可利用工业厂房、宾馆、酒店、企事业单位等闲置用房、招待所、社区闲置用房、废弃学校、住宅房屋等,将其改造为养老服务设施。改造中,必须确保有相对独立出入口,确保老年人安静、安全、避免干扰等。

  居家养老+智慧医疗杭州独居老人在家享一键式定制服务

引入社会力量市场化运营

日间托老、短期全托服务老人

走进城关明爱福利养老院,无障碍卫生间、空气能热水器、空调、电梯等一应俱全。

图片 6

据介绍,安溪民政部门和医疗机构联合对养老院从业人员进行严格的资质监管,不符合条件的人员需到医疗机构培训,上岗人员每年还要进行集中培训提升。对从事养老护理岗位的大中专毕业生,给予相应的入职补贴,对所有工作满1年的养老从业人员,每月有岗位补贴,并纳入“积分落户”条件,以留住专业养老人才。

养老服务设施分为机构养老和社区居家养老两大类。其中,机构养老服务设施有老年福利院、养老院、老年养护院和老年公寓等。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包括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和老年日间照料中心。

黄秀宗透露,到2020年,全县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照料中心覆盖中心城区,养老服务设施覆盖60%以上建制村,力争达100%,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率100%。

依据市民政局提供的人口预测资料显示,到2020年,全市老年人约有48.48万。届时,全市各类养老机构需要建成约1.7万张养老床位,才能达到平衡。今年年末,我市需要的养老床位数为1.09万张。

魁斗镇敬老院的变化,来自公办养老机构的社会化改革。近年来,安溪将“公建民营”作为养老机构的发展方向,保持公办养老机构国有性质不变,提升服务质量。

“公建民营模式,既有公办养老院的价格优势,又能发挥民营机构的服务优势。”黄秀宗说,安溪正加快完善县、乡、村三级养老服务机构网络,实现养老服务全覆盖。目前,魁斗、龙涓等13所乡镇敬老院已实行公建民营。

“生活有专业护理员料理,吃的有专业厨师做,菜比以前多,味道也好。”在魁斗镇敬老院,70多岁的易经营老人开心地说。

做手工、学跳舞、合唱……21日,记者走进员宅村日间照料中心,被这里的欢乐气氛深深感染。

泉州市民政局养老服务科负责人方海涛表示,多年的摸索,安溪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养老服务机构缺乏经营管理经验和专业护理人员的难题,大幅提高了养老服务专业化、社会化、市场化水平,形成“政府监管、专业团队运营、职权明晰、优势互补”的产业形态。

安溪县积极探索医疗卫生机构和养老服务机构合作的模式,打破养老机构与医院之间资源割裂的状态,不断满足老年人需求,努力实现医养无缝对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