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城明确对个人违规投放垃圾处罚 这里处罚最严厉

25城明确对个人违规投放垃圾处罚

7月以来,上海市开始实施号称“史上最严苛”的垃圾分类制度。一时间,有关垃圾分类的话题讨论声不断。住建部近日发布消息称,全国46个重点城市将加速推进垃圾分类,其中包括东北的沈阳、大连、哈尔滨、长春等4个城市。到2020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中国之声
消息,垃圾分类,无疑是最近最热的话题之一。近日,住建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计划投入213亿元,到2020年年底,将会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在我国,越来越多的城市已经或正在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垃圾分类纳入立法。

新京报记者梳理46个重点城市垃圾分类:北京立法最早,深圳分类最细致,厦门处罚最严厉

7月8日,辽宁省沈阳市居民发现垃圾分类已悄然落地,部分小区安装了一款新型分类式垃圾箱,正在等待调试即将投入使用。与上海不同,沈阳居民不需要区分干湿垃圾,而是实行“有害垃圾、可回收物、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的分类标准。

从7月1日起,“史上最严”垃圾分类《上海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开始普遍推行强制垃圾分类。我国的垃圾分类是否将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上海作为一线城市,具有一线的城市管理水平,那其他城市可以从上海吸取哪些相关的经验?

7月1日起,《上海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不仅对生活垃圾进行了严格分类,还明确了对个人违规投放的处罚细则,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引发上海网友“学习分类”的热潮。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对于垃圾分类,全国46个城市中大部分实行四分法,但有各种不同称呼,另有少数城市实行两分法和三分法。

九个城市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对于拒不整改实施行政处罚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全国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推开,到明年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今年,46个重点城市将计划投入213亿元,继续加快推进处理设施建设。

图片 1

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上海开始普遍推行强制垃圾分类。住建部公布,将在全国46个重点城市推行垃圾分类。46个重点城市中的北京、上海、太原、长春、杭州、宁波、广州、宜春、银川九个城市已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其中北京是首个立法城市。

新京报记者梳理全国46个垃圾分类重点城市已出台的相关文件发现,上海并非首个对生活垃圾分类进行立法的城市,目前已有9个城市对垃圾分类立法,北京是首个立法城市;全国垃圾分类标准差异不大,46城中,80%以上采取“四分法”;有25个城市已明确对个人违规投放处罚,最高罚款1000元。此外,各地垃圾分类立法进程正在不断加快。

7月8日,位于沈阳市沈河区三八南社区内的智能垃圾分类箱已安装完毕。

图片 2

数据1

智能垃圾箱可放五大类垃圾

46个重点城市中,80%以上对垃圾分类采取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四分法”,各地执行的基本上都是国家制定的这四大分类标准。为便于市民理解,有些地区采取了不同的称呼和标志。比如,上海提出干垃圾和湿垃圾之分,而北京则是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

9个城市已经立法 北京最早

7月8日,辽宁省沈阳市居民发现,部分小区已经安装了一款新型分类式垃圾箱。

在大部分已经对垃圾分类立法的城市,都在相关条例中明确了对个人违规投放的处罚。46个重点城市中,有25个城市明确了对个人和单位违规投放生活垃圾的处罚,针对个人违规投放,多数城市最高罚200元,单位违规投放或随意倾倒堆放生活垃圾的,最高处以5万元罚款。

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开始普遍推行强制垃圾分类,这也引发热议,我国垃圾分类是否将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

据了解,于洪区吉利湖街阳光100小区的居民,目前已可以操作智能垃圾分类箱,进行垃圾投放。操作后,垃圾箱的屏幕上自动显示垃圾类别和重量。

上海城市管理执法人员介绍:“我们想通过一些整改、教育、引导,引导这些企业按照我们分类的要求做到,我们是要对一些拒不整改的,或者是屡教不改的才实施行政处罚。”

事实上,上海并不是我国第一个垃圾分类立法的城市。记者梳理46个重点城市出台的垃圾分类专项文件发现,北京、上海、太原、长春、杭州、宁波、广州、宜春、银川等9个城市都已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

上游新闻记者在沈阳市沈河区三八南社区看到,一款智能垃圾分类箱已经安装完毕,但尚未投入使用。这款智能垃圾箱长六米、高两米、宽一米左右,分别标注着织物、金属、纸张、塑料、玻璃瓶五大类,可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投放。另外,旁边设置了一个醒目红色垃圾箱,专门存放有害垃圾,比如废电池、过期药品、杀虫剂、电灯泡等。

太原、铜陵、杭州等城市还对违规投放垃圾增加了信用惩戒措施,违反生活垃圾分类有关规定,且拒不改正,阻碍执法部门履行职责的,相关信息将被依法纳入个人单位的信用档案。

作为国内首部以立法形式规范垃圾处理行为的地方性法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于2012年3月1日正式实施,明确了政府部门、物业等管理责任人、收运处置单位、垃圾产生单位的责任和罚则。目前,北京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

图片 3

专家:有害垃圾收集是短板,各城市应因地制宜

2015年至2019年,杭州、银川、广州、宜春、太原、长春相继出台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今年6月,杭州修订管理条例,加大了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宁波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5月底已审议通过,将于10月1日起实施。

沈阳市的智能垃圾分类箱,红色的专门存放有害垃圾。

住建部环卫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徐海云表示,从全国范围来看,各城市间推进垃圾分类有快有慢,整个环节上还存在一些短板。

数据2

沈阳不需要区分干湿垃圾

徐海云:“目前全国整体上垃圾分类的覆盖范围还很有限,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只占全国城市数量的
7% 左右。同时,这 46
个城市的进展也不平衡,有的城市群众在垃圾分类方面的获得感并不强。目前,大部分城市还只能做到在投放环节配备分类收集的设施。分类运输、分类处置环节的设施配备普遍不足,垃圾“先分后混”的问题还没有明显解决。”

天津等3城正在加快立法进程

沈阳市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处置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各居民小区相继在安装分类垃圾箱,有的已经投付使用。

图片 4

邯郸、苏州、泰安、深圳、南宁、成都6个城市除现行文件外,也正在制订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这意味着,这些城市的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法规也将出台。此外,重庆、大连、南京、合肥、铜陵、厦门、青岛、海口、贵阳、昆明、西安、兰州、西宁13个城市制定了相关管理办法;石家庄、呼和浩特、哈尔滨、福州、长沙、宜昌、武汉、济南、郑州、南昌、广元、德阳、咸阳、拉萨、乌鲁木齐15个城市制定了相关实施方案;天津、沈阳发布了相关实施意见。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与上海不同,沈阳居民不需要区分干湿垃圾。根据沈阳市垃圾分类工作行动方案,实施“有害垃圾、可回收物、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四分法标准。尽管实施“四分法”,但其他垃圾中包含了餐厨垃圾,所以居民小区中只需要设置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三类收集容器,不需要区分干垃圾和湿垃圾。

在投放、收集、运输、处理的一系列环节上,按照分类来看,徐海云指出,有害垃圾的分类收集目前还是短板。

2017年年底,住建部发布通知,明确2018年3月底前,46个重点城市要出台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实施方案或行动计划。目前看来,46城基本按时完成了任务。其中,已立法城市多为省会城市或直辖市,中西部城市以出台管理办法为主,此外还有部分城市仍以实施方案、意见等形式规划垃圾分类工作。天津、长沙、石家庄等城市表示,将加快垃圾分类立法进程,尽快出台地方性法规。

辽宁省的另一个重点城市大连,也从今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大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大连市也实施四分法,与沈阳又有不同,将“餐厨垃圾/厨余垃圾”设置为“易腐垃圾”。

徐海云:“比如我们如果与发达国家相比,我觉得,对有害垃圾的收集是短板。有害垃圾如果分出来,对后端的垃圾处理实施应该说可以减轻环境影响。”

数据3

此外,哈尔滨市共有233个小区基本完成了垃圾分类设施配置和督导队伍建设工作;长春市则有50个小区开展了试点工作。

徐海云表示,上海出台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在政策上具有表率作用,可以推动全国垃圾分类工作的进展,但他建议各地还是要根据各自实际情况来制定分类标准和规则,不能简单模仿。

80%以上城市采取“四分法”

图片 5

徐海云:“比如说我们现在是分四类,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这大类应该是全国统一,具体的类别应该说,我认为还需要各个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条件来制定,这样才能够充分体现因地制宜的状况。”

46个城市中,大部分对垃圾分类采取“四分法”: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

干湿垃圾分类让多数居民都感到头痛。

北京垃圾分类标准与上海不同,但罚款不低于上海

重庆、石家庄、太原、大连、长春、苏州、杭州、铜陵、南昌、海口、德阳、贵阳、昆明、兰州14个城市采用“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的“四分法”。

大部分城市未规定区分干湿垃圾

《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不光对单位,也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而且罚款不低于上海。和上海不同的是,北京的垃圾分类标准将垃圾分为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它垃圾和可回收物。

北京、呼和浩特、沈阳、哈尔滨、南京、宁波、合肥、厦门、广州、宜昌、青岛、泰安、济南、郑州、宜春、南宁(条例草案拟改为易腐垃圾)、成都、乌鲁木齐、西宁、西安、银川21个城市采用“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的“四分法”。

按照定义,垃圾分类是指按一定规定或标准将垃圾分类储存、分类投放和分类搬运,从而转变成公共资源的一系列活动的总称。简单来说,垃圾分类就是在源头将垃圾分类投放,并通过分类的清运和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图片 6

记者统计,采用“四分法”的城市总占比超过80%。另外,记者注意到,在采取“四分法”的城市中,对垃圾分类标准界定的主要区别是“易腐垃圾”和“餐厨垃圾”。多个城市的垃圾分类专项文件中明确,“易腐垃圾”指居民日常厨余垃圾及农贸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等产生的易腐性垃圾。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全国46个垃圾分类重点城市发现,大部分城市已出台生活垃圾相关管理办法或实施方案。但对生活垃圾分类并没有统一标准,各地多依据清运、处理的情况来制定分类标准。

近日,有媒体对北京朝阳、东城的垃圾分类现状进行调研。北京市东城区年初印发了垃圾分类全覆盖工作方案,方案提到2019年底,全区垃圾分类工作制度和标准体系基本完善,厨余垃圾分出率达到10%以上。中国之声记者探访发现,东城多个街道均已实现垃圾分类全覆盖,厨余分出率多超10%。

“各地执行的基本上都是国家制定的四大分类标准,只不过为了便于市民的理解,采取了不同的称呼和标示。”成都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对于垃圾分类标准,各地差异大体区别不大,至少有37个城市采取“四分法”,主要差异集中在对“易腐垃圾”或是“餐厨垃圾”的界定上。

建国门街道西总布胡同,已经撤掉垃圾桶,用“居民在家分类,指导员定时定点回收”的方式收集垃圾,垃圾清运员会在每天的7点到10点、15点到19点对平房区的各个点位进行循环收运,并将收集时间在各个街巷利用公示牌进行公示,提示居民不要错过收运时间。除对小件“废品”进行回收外,东直门还专门建设了一个大型垃圾破拆中心,对于旧的家具、床垫等进行破拆后再运走。

数据4

比如,在沈阳、哈尔滨、北京、南京、成都、西安等22个城市,将垃圾分成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大连、长春、苏州、杭州等14个城市则分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其中,多个城市明确易腐垃圾中包含了日常厨余垃圾及农贸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等产生的易腐性垃圾。

积分兑换成为引导垃圾分类主流方式,通过立法加强源头减量

3城采取“两分法” 深圳分类最细致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至少有6个城市出台干湿垃圾的分类,其中包括备受关注的上海。上海明确将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干垃圾。其中,湿垃圾即易腐垃圾,指食材废料、剩菜剩饭、过期食品、瓜皮果核等易腐废弃物;干垃圾即其他垃圾。

积分兑换也成为引导垃圾分类主流方式。在崇外街道,一卷纸是70分、垃圾袋100分、盐120分、陶瓷刀150分,5公斤大米则需要1000分,还有其他生活用品可以选。记者估算,投40个塑料瓶就能换一袋盐,价值三四块钱;300多个瓶子差不多能换10斤大米。建国门街道还在外交部街33号院投放了6个智能垃圾桶,可以进行人脸、指纹识别,还可以刷积分卡。

记者在梳理中发现,在个别城市的垃圾分类标准中,出现了“干垃圾”和“湿垃圾”的概念。

此外,还有少数城市实行干湿分类的两分法。以长沙为例,根据《2019年长沙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方案》要求,居民按照“干湿分类为主、四分类为辅”的原则,根据设施设备情况准确投放,干湿分类主要是要求将厨余垃圾与其他干垃圾分开投放。

图片 7

上海和邯郸都将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干垃圾。《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湿垃圾即易腐垃圾,指食材废料、剩菜剩饭、过期食品、瓜皮果核等易腐废弃物;干垃圾即其他垃圾。《邯郸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进一步解释,干垃圾包括不可降解一次性用品、废弃卫生巾、餐巾纸、烟蒂、清扫渣土等。

个人乱扔垃圾将被罚款或记入信用档案

据《北京日报》报道,北京市朝阳区已逐渐形成从前端投放、收集、转运,再到末端处理消纳全过程特有的垃圾分类和处置模式。截至目前,朝阳区引导居民从源头精准分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1055个,建设垃圾中转站17个,有效解决了前端垃圾清运不及时的问题,同时百余座垃圾楼正在紧锣密鼓的改造中。

天津、长沙、武汉的生活垃圾分类原则上采取“干湿分类”的两分法。武汉按单位和居民实行两种方式:单位按照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强制分类;居民实行“干湿两分”,将干垃圾和湿垃圾分开,定时定点投放至相应的垃圾收集容器。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分析,目前很多居民“不知道怎么分类”“太麻烦不愿意分”;有的认为“前端分类、后端混装混运没意义”,公众对垃圾分类“认知度很高,行动力很差”。

探索是艰难的,经验是宝贵的。生活垃圾分类工作任务艰巨,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劳永逸,需要长期坚持、不断投入。住建部城市建设司副司长张乐群表示,下一步还将加强各环节有机衔接,加强法制建设,通过推动立法加强源头减量。

对垃圾分类最为细致的是深圳。在基础分类标准上,深圳和国内大多数城市一样,以家庭厨余垃圾单独收集处理为重点,实行厨余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四种分类。在此基础上,深圳采用专业化分类和社会化分类相结合的“双轨”战略,运用“大分流
细分类”策略,初步建成大件垃圾、废旧织物、年花年桔、园林绿化垃圾、果蔬垃圾、有害垃圾、餐厨垃圾等生活垃圾“大分流”体系,通过专业化分流手段为末端焚烧与填埋“减负”。

对此住建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全国总体上垃圾分类覆盖范围还很有限。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仅占全国城市数量的7%左右。同时,这46个重点城市的进展也不平衡,有的城市群众在垃圾分类方面的获得感并不强。垃圾分类工作推进力度还需加大。

张乐群:“切实从娃娃抓起,加强生活垃圾分类等生态文明教育。加快生活垃圾分类设施建设,完善垃圾分类技术设施标准,加强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各环节有机衔接。加强法制建设,通过推动立法加强源头减量,提升生活垃圾全过程管理水平。”

在一些西部城市,由于垃圾处理设施的欠缺和地区生活条件的特殊性,现阶段采取“三分法”。广元分为可回收、不可回收及有害垃圾;咸阳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拉萨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和易腐垃圾。

垃圾分类工作是一个文明习惯的养成过程,从娃娃抓起是治本之策。住建部将配合有关部门,以幼儿园到初中的学生为重点,加强垃圾分类等生态文明教育。

此外,福州市生活垃圾分类实行五类分法,基于干湿、危害与否、体积大小、可否回收的标准,将生活垃圾分为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和大件垃圾。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各地政策发现,各地为推进垃圾分类工作,纷纷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举措,多数从罚款和个人征信两方面入手。

数据5

近日施行的《合肥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规定,城市管理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建立生活垃圾管理信用记录制度,依法将违反规定投放、收集、运输、处置生活垃圾的行为纳入诚信体系,按照规定予以惩戒。

个人违规投放 多数城市最高罚200元

类似合肥将违规投放垃圾增加信用惩戒措施的,还有太原、铜陵、杭州等地。相关不良信息将依法记入个人信用档案或社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其中,太原、铜陵两地居民,通过参加生活垃圾分类志愿服务活动,可以将相关信息从社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移出。

记者统计发现,46个重点城市中,有25个城市明确了对个人和单位违规投放生活垃圾的处罚。其中,大部分已对垃圾分类立法的城市,都在相关条例中明确了对个人违规投放的处罚。

吉林省长春市则“从娃娃抓起”,不仅扩大垃圾分类试点,还将生活垃圾分类知识纳入中小学教育体系,目前正在编制教材。

上海、重庆、杭州、宁波、合肥、铜陵、厦门、广州、青岛、郑州、宜春、南宁、海口、成都、贵阳、昆明、西安、兰州、西宁、太原、苏州21个城市明确,个人未分类投放或随意倾倒或堆放生活垃圾的,由城市管理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的对个人处以最高200元罚款。

超过半数城市将对违规投放生活垃圾进行惩罚。按照各地规定,对于单位违规投放或随意倾倒、堆放生活垃圾的,最高处以5万元罚款。个人未分类投放罚金最高的是厦门,相关人员将处以最高1000元罚款。苏州则可申请参加垃圾分类志愿服务,达到要求可免除罚款处罚。

有的城市,如上海、合肥、厦门、宜春、南宁、成都、贵阳、西宁,还规定对个人处罚不得低于50元。厦门还规定,拒不改正的,处以1000元罚款;宁波规定,情节严重的,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苏州同时规定,个人受到罚款处罚的,可申请参加垃圾分类社会志愿服务,达到要求可免除罚款处罚。

垃圾分类制度立法正加速推进

在这些城市中,单位违规投放或随意倾倒、堆放生活垃圾的,最高处以5万元罚款。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试点的46个城市中,已有15个城市开始推行强制垃圾分类,并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

值得注意的是,有的城市对违规投放垃圾增加了信用惩戒措施。太原和铜陵规定,违反生活垃圾分类有关规定且拒不改正,阻碍执法部门履行职责,打击、报复投诉举报人等情形,相关信息将被纳入社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但可以申请通过参加生活垃圾分类志愿服务活动,将相关信息移出社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

山西太原于2017年5月1日出台《太原市餐厨废弃物管理条例》,2018年5月1日出台《太原市建筑废弃物管理条例》,2019年2月1日出台《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这三部法规出台受到住建部表扬。2019年,太原市又进一步修订《太原市环境卫生设施管理条例》,强化对各类垃圾分类收集、分拣、转运、处置等设施的规划、建设,为扎实推进垃圾分类奠定了法制基础。

杭州在新修改的管理条例中也增加了信用惩戒措施,对违反条例规定受到行政处罚,依照《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条例》等有关规定应当作为不良信息的,依法记入有关个人、单位的信用档案。

在46个试点城市中,太原市是第15个为垃圾分类进行专项立法的城市。“到2020年,太原市将建立垃圾分类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的推广模式。”太原市城乡管理局副局长时中瑛说。

■ 专家解读

北京则是全国首个为垃圾分类出台地方性法规的城市。2012年3月1日,《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明确了政府部门、物业等管理责任人、收运处置单位、垃圾产生单位的责任和罚则。

各地应当因地制宜 不能简单模仿上海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不止上述提及15个已立法的城市,其他城市也在加快垃圾分类立法进程。其中,河北省石家庄市还公布了时间表。据了解,《石家庄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列入2021年立法计划,力争早日让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步入有法可依、依法推进的良性发展快车道。

“这么多城市,有统一的垃圾分类标准吗?”“经常到不同城市出差的人,要熟读多少分类手册?”在这场现象级全民热议中,仍有诸多疑问待解。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卫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徐海云,为您答疑解惑。

分类不同会造成出行者不便?

“干湿”分类只是名词差异,常出差者不用担心

徐海云介绍,我国大致将垃圾分为可回收物、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四类,目前大多数城市采取的是以此为基础的“四分法”。

其表示,公众不用太担心因不同城市的分类标准而带来出行生活的不便,“有的城市比如上海提出了‘干垃圾’和‘湿垃圾’的概念,而北京分的是‘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这其实只是名词的差异,湿垃圾实际上就是餐厨垃圾、易腐垃圾。”

至于有些城市采用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的“三分法”,徐海云认为,按照我国发布的《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首先是必须将有害垃圾作为强制分类的类别之一,同时参照生活垃圾分类及其评价标准,再选择确定易腐垃圾、可回收物等强制分类的类别。此外,这些城市的终端处理措施存在欠缺,也是选择“三分法”的原因之一。

分类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

大部分城市分类设施配备普遍不足

徐海云表示,垃圾分类工作的总体覆盖范围还很有限,现有的46个城市仅占全国城市数量的7%左右,且46个重点城市的进展也不平衡。此外,垃圾分类的基础处理设施也存在短板,“目前少数发达城市的垃圾分类工作比较完善,但大部分城市分类设施配备普遍不足。”

他认为,目前我国垃圾分类工作中,重点是可回收垃圾怎么再利用,难点是厨余垃圾的处理,而最大的挑战就是分类投放后如何进行后续处理。“我国地域广,居住条件差异大,餐厨垃圾的种类更多。后续处理需要各地从实际出发,根据土地的需求确定合理、环保的处理方式,而不是全部采用填埋、焚烧等简单的终端处理。”徐海云说。

此外,徐海云介绍,目前公众尚未充分认识到垃圾分类工作的必要性,还需要加强引导。“立法是为了更好地引导民众去执行分类,而不是强制民众进行分类。推进垃圾分类的关键在于,如何加强公众主动分类的意愿。公众了解分类后的垃圾最终去了哪里、如何再利用、将起到哪些生态效应和环境效应,才会感觉到主动分类的行为是有意义的。”

可以从上海吸取哪些经验?

推荐采用“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提法

徐海云表示,上海作为一线城市,也具有一线的城市管理水平,上海出台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在政策上具有表率作用,可以推动全国垃圾分类工作的进展,“但各地还是要根据各自实际情况来制定分类标准和规则,不能简单模仿。”

“垃圾分类的表述应该通俗易懂接地气”,相较于上海提出的“干垃圾”和“湿垃圾”,徐海云更推荐各城市采用“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提法,“从现实层面来说,干湿分类的提法存在不准确,比如干花生壳也是湿垃圾,这不符合普通人的常识。而干垃圾本意是指无法确定种类的垃圾,垃圾由各种产品产生,一个一个分列出来是不可能的,而且新产品也在不断出现,这就是其他垃圾这个分类存在的意义。”

从处罚来说,对个人不分类投放进行处罚实施难度较大,“对乱扔乱倒进行处罚是国际上比较通用的一种处罚措施。此外,也可以学习发达国家采取的垃圾计量收费、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等政策,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经济激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