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力缺口近7000万千瓦 13省级电网拉闸限电

  从今天召开的全国电力安全生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获悉:目前,由于电煤供应不足,全国电力缺口达6963万千瓦,已经有13个省级电网出现不同程度的拉闸限电。电监会要求各单位做好春节及两会期间的电力安全生产工作,确保电力供应万无一失。

今年以来,电力供需矛盾突出,一些省份最大电力缺口占统调用电最大负荷的比例超过30%,全国有17个省份拉限电和错避峰,全国拉路2.1万条次,错避峰566万户次,累计影响电量174亿千瓦时。据预测,由于来水、电煤、装机以及社会用电需求旺盛等因素叠加,今冬明春,全国部分地区仍将呈现电力供需紧张局面。回首迎峰度夏,展望迎峰度冬,我们发现,从今年春天开始的电力供需紧张局面将贯穿整个2011年。为深入分析今年电力供需形势,挖掘造成电力供需紧张的深层原因,本网推出大型系列报道“2011电力供需形势探析”,从电力供需、来水、电煤、装机和社会用电需求旺盛,以及电力监管机构和电力企业尽职履责等方面进行分析研判,力求破解电力发展过程中的深层次问题,探寻电力科学发展之路。

真正意义上的“迎峰度夏”尚未到来,全省电力供应已出现硬缺口,用电频频告急——

  据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主席尤权介绍,去年入冬以来,用电负荷持续快速增长,电网呈现出“夏冬双峰”的特征,加之煤炭产量不足等因素导致电煤供应不足。

今年以来,电力供需矛盾突出,一些省份最大电力缺口占统调用电最大负荷的比例超过30%,全国有17个省份拉限电和错避峰,全国拉路2.1万条次,错避峰566万户次,累计影响电量174亿千瓦时。据预测,由于来水、电煤、装机以及社会用电需求旺盛等因素叠加,今冬明春,全国部分地区仍将呈现电力供需紧张局面。回首迎峰度夏,展望迎峰度冬,从今春开始的局部地区电力供需紧张局面将贯穿整个2011年。为深入分析今年电力供需形势,挖掘电力供需紧张的深层原因,本报推出大型系列报道“2011电力供需形势探析”,力求破解电力发展中的难点,探寻电力科学发展之路。

用电形势日趋紧张,我省电力供应出现了硬缺口。专家认为,“煤电顶牛”只是眼下电荒的表象,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经济发展方式导致的结构性电荒。政府部门协调只能在短期内治标,彻底消除电荒还须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寻求治本之策。

  近日连续的强雨雪天气又增加了运煤的难度。目前,全国电煤库存2032万吨,每日电煤缺口达33万吨,已经有部分机组发生缺煤停机,相当数量机组存煤低于警戒线。

“十二五”开局之年,“紧平衡”注解着全国电力供需形势,迎峰度夏时段,两大电网区域最大电力缺口合计3112万千瓦,湖南、广西、贵州日最大电力缺口超过当日统调最大用电负荷三分之一,浙江、湖南、广东、广西错避峰累计超过100天。

煤电大省现电荒

  据介绍,2007年,电力工业继续保持健康快速发展,电力供需形势进一步缓和,全社会用电量3245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42%;全年发电量达3255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44%,电力供需形势总体基本平衡。在全国电力负荷屡创新高、电力建设保持较大规模、自然灾害和外力破坏比较严重的情况下,电力安全生产保持了总体平稳的态势。2007年全国新增发电装机约1亿千瓦,装机总量达到7.13亿千瓦,没有发生重大以上电力生产人身伤亡事故、没有发生重大以上电网事故、没有发生特大设备事故,设备事故次数大幅下降,水电站大坝运行安全稳定。

“迎峰度年”的担忧在局部地区蔓延。

进入5月份,安徽电网迎来首轮用电高峰。9日至17日,全省3次发布用电预警信号,启动有序用电预案进行错避峰。22日,全省仍然限电170万千瓦,并向华东购入90万千瓦。

在总装机容量充足情况下,总体紧平衡、局部持续缺电的供需局面,是需求旺盛、水煤双缺、装机分布不均以及电网跨区资源配置受限等因素叠加的结果。业内专家预警,若不解决电源电网结构性困局、治愈煤电矛盾等顽疾,局部缺电的程度还将加剧。

在老百姓眼里,安徽历来是向兄弟省市支援电力的煤电大省,电力不存在缺口一说。然而,眼下日趋紧张的用电形势确已对我省部分企业的生产经营产生一定影响。立夏刚过,我省用电形势为何就如此紧张?

经济向好促需求旺盛产业转移提升西部用电

经济快速发展,致使电力需求旺盛。今年1月至4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9.7%。与此同时,全省全社会累计用电量达386.3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5.34%。其中,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14.37%。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由政策刺激向自主增长有序转变,国民经济实现了平稳较快发展,拉动用电需求较快增长。

机组处于常规检修期,发电能力不足。为确保机组在迎峰度夏期间安全稳定运行,各大发电企业3月初开始对机组实施计划检修。
3月、4月和5月是计划检修高峰期,最高检修容量超过500万千瓦。

1~9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3515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制造业日均用电量已连续6个月超过70亿千瓦时。电力负荷方面,迎峰度夏未至,已有多个省份最高负荷创历史新高;6月初,华北电网最大负荷已与2010年的峰值持平;度夏期间,华中电网用电负荷过亿千瓦的天数达78天。“今年用电负荷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还是来自高耗能行业。”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郝卫平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数据显示,1~9月,化工、建材、黑色金属冶炼、有色金属冶炼四大重点耗能行业用电量合计1148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4%,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2.7%,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任重道远。

气温提前升高,负荷突然增加。实际负荷高于省调能力,导致电力供需不平衡。
5月份以来,我省已两次出现34℃~36℃的持续数日高温,全省空调降温负荷激增,导致用电负荷迅速攀升,电力供应紧张程度加剧。

年内,需求方面出现了新情况:1~9月,西部地区用电量增长17.2%,东部地区用电量增长10%,全社会用电量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4个省份中有11个是西部地区省份。

用电高峰期将存在较大硬缺口。以往我省发电装机在电力供应上虽然总体偏紧,但未出现过硬缺口。据预测,今夏全省最大用电需求将达2250万千瓦,较去年最大用电负荷需求增长14.8%。而目前省调机组只有2020万千瓦,如此算来,全省夏季电力硬缺口将达200万千瓦左右。

缘何如此?今年,西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步伐加快,结合其自身资源禀赋及产业特点,加之工业特别是高耗能产业发展较快,西部电力需求大幅提升。对比而言,东部地区受产业优化升级、主动调控影响,用电量增长呈逐季回落态势。

多措并举保供电

装机总量无虞发电受限火电受赞但镣铐难除

连日来,面对提前到来的用电紧张形势,有关部门和煤电企业正在积极行动,以期化解电力危机。

截至9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容量97695万千瓦,扣除备用容量,装机水平可满足总体电力需求平衡,但考虑装机区域分布不均、水煤双缺等因素,电力供需紧平衡持续。对此,电力企业积极应对,克服不利因素,总体上保障了经济社会发展对电力的需求。

据省经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今年电力需求和电煤保障形势,该委继续加大电煤干预协调,督促四大煤矿与省内发电企业签订电煤供应合同,并在已签订电煤供需协议5953万吨(占电煤总需要量的80%以上)的基础上,拟订夏季省调主力电厂点对点供应计划约150万吨。同时,要求煤炭和发电企业按序时进度完成下达的电煤供需计划。

“今年电力供应有一个很突出的季节性因素。受南方旱情影响,一些主要水电生产地区发电能力受到很大限制,增大了迎峰度夏整体调控难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杨建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面对日趋严峻的供电形势,相关政府部门再次明确了煤电运企业的主体责任。即煤炭生产企业是保证省内电煤供应的责任人,对迎峰度夏电煤供应及应急调度保障任务承担责任;发电企业是保证发电用煤和电力稳定供应的第一责任人,对购煤不及时、存煤不足、管理不善造成的无煤停机和非计划停机承担责任;电网企业是保证全省电网安全和电力有效调度的责任人,对措施不力、应急预案不到位等造成窝电和大面积无序拉电、限电承担责任;铁路、港口等运输部门要大力支持电煤运输,挖掘运输潜力,确保电煤优先运输。

今年除6月份外,全国主要流域来水较常年平均明显偏少。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电厂水电发电量4674亿千瓦时,同比下降0.6%,是“十一五”以来水电发电量首次出现同期负增长的年份。受此影响,水电比重较高地区电力供应难度加大。

省电力公司切实做好保电网、保民生、保稳定的重点措施:加强厂网协调,对部分电煤紧缺的机组采取“量煤调度”措施;加强电网监控以及输变电设备巡视、维护,确保电网和涉网设备安全可靠运行;严格落实有序用电各项措施,增强省市有序用电负荷调控的整体协调性和可执行性,确保居民生活用电和社会稳定;积极与华东电网以及其他省市联系,寻求省际电力支援。

水电出力不足,火电成为保障电力供应的主力军,全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前9月达到3986小时,自2010年12月份以来,月度火电发电量持续高于3000亿千瓦时。

另据了解,6月1日开始至8月底,我省将均衡安排企业大用户计划检修,力争实现6月份全省降低工业用电需求50万千瓦,7月、8月降低需求100万千瓦。

“用电基本得到保障,火电发挥了重大作用。火电企业的确是在关键时候履行了政治责任,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保发、稳发,保障运行。”郝卫平对火电企业作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

解困需治本之策

然而,在褒奖火电企业的同时,更应关注长期束缚火电的镣铐——飙升的煤价。一方面,受煤价影响,火电企业亏损程度日益加深,机组缺煤停机、出力下降和非计划停运现象突出,6月份火电缺煤停机容量曾超过1300万千瓦。另一方面,传统的电煤输出省山西、贵州等地火电加入缺煤停机行列,相比东部电企,产煤大省火电企业极为廉价的上网电价,使其在大幅上涨的煤价面前议价能力严重不足,陷入坐在煤堆上的断粮尴尬。

采访中,电力行业资深人士指出,造成包括安徽在内的多个省市“电荒”提前到来的深层次原因是,煤电价格没有理顺,以致火电企业亏损严重,发电积极性受挫。一方面,油价上升带来运输成本的增加,使电煤价格直线上升;另一方面,电煤价格不断上升,迫使一些发电企业少发电或不发电,从而加剧了电力供应的紧张。

新现象增添新烦忧

据权威统计显示,我省6家发电集团的23座火电厂当中,有22座处于亏损状态,造成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煤炭价格较2005年上涨94%,而上网电价无力消化燃料成本上升的压力。

9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发电设备容量和火电设备容量同比增长10.2%、8.8%,分别低于1~9月全社会用电量和火电发电量增速1.8个、5.6个百分点。

据了解,省内一些火电厂为节约成本纷纷采购价廉质劣的电煤,导致设备严重受损。近期频繁出现的计划外停机与此不无关系。由于少发电可减少亏损,个别发电厂于是以设备缺陷为由进行计划外停机检修,“小病大养”。

“目前,经济发展保持良好势头,而装机容量增速降低,势必对全国电力供需平衡产生影响,将进一步加剧缺电。”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曾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在火电企业连续亏损的形势下,发电集团投资火电的意愿也在减弱。据了解,从去年迎峰度夏到目前,我省新增装机容量只有166万千瓦。装机容量增长滞缓,而用电需求激增,供电硬缺口随之产生。

装机总量增长乏力、各地分布不均,“硬缺电”困扰江西、重庆、浙江、江苏等地。与此同时,结合机组自身特性,考虑风电等效容量仅为火电的三分之一、太阳能发电等效容量不足火电四分之一等因素,目前火电新增规模的持续下降,致使有效发电能力增长严重不足。

“计划电、市场煤”不仅让发电企业叫苦不迭,也让煤炭企业深感委屈。市场煤价远远高于计划内电煤价格。迎峰度夏工作调度会上,淮南矿业一位负责人说,“省里电煤合同占了我们今年销售合同的一半以上,这还不包括皖电东送。如果将发电企业的经济困难转到我们身上,最后我们也要被拖垮。

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专职顾问姜绍俊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年来,虽然装机规模总量增大,但不能参与电力平衡的风电发展更为迅猛,导致水电、核电、火电等能够参与电力平衡的有效装机规模比例实为下降,进而加剧了电力供应紧张。”

另有业内人士指出,“煤电顶牛”只是眼下电荒的表象,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经济发展方式导致的结构性电荒。今年正值“十二五”开局之年,各地投资项目增多,同时“十一五”末因国家节能减排政策而放缓的项目目前有一定的释放,导致市场对电力需求量加大。

供需预期难言乐观疏解煤电矛盾刻不容缓

“政府部门协调只能在短期内治标,彻底消除电荒还得有治本之策。
”采访中,诸多电力业内人士呼吁,启动煤电体制改革刻不容缓。更为重要的是,各地要加快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绷紧节能减排弦。同时,在全社会倡导节约用电的风尚。

在着力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抑制高耗能、高排放行业过快增长等国家宏观调控作用下,我国经济增速将呈稳中回落态势。中国社科院日前发布的《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2011年秋季报告》指出,GDP全年增速将达到9.4%。另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9月达到51.2%,比上月微升0.3个百分点,表明我国制造业经济总体仍保持增长态势。

基于宏观经济走势,业内预测,今冬明春全国电力消费将继续保持平稳增长态势,受火电新增规模下降、新增装机区域分布不平衡、电源电网建设不协调等因素影响,考虑气候、来水、电煤供应等条件,全国电力供需紧平衡态势仍将持续,部分地区面临不同程度的电力缺口。“特别是南方、华中等水电比重较大的区域,以及一些火电上网电价偏低的产煤省区,可能出现持续性缺电,供需矛盾较突出。”郝卫平说。

专家曾预测,今冬明春全国用电形势紧张,最大电力缺口约2600万千瓦,其中缺口较大的地区包括广东、广西、贵州、云南以及华中地区的湖南等省份。

中电联预计四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增长13%左右,全年全社会用电量4.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今冬明春全国最大电力缺口为3000万~4000万千瓦。

部分电网企业也公布了预测数据:国家电网公司迎峰度冬最大电力缺口达3000万千瓦;南方电网公司四季度至2012年汛前,最大电力缺口为1500万~1800万千瓦;湖北今冬明春电量缺口45亿千瓦时;考虑黔电送粤框架协议执行,贵州今年10月至2012年5月电量缺口将超过125亿千瓦时;山西迎峰度冬期间电力最大缺口在400万千瓦以上……面对严峻形势,业内专家普遍认为,电煤问题的解决对于保障电力平衡至关重要。

“目前还没有看出国家对于煤价政策有较大力度的调整。今冬及春节前后供电将较为紧张,各种影响因素如果维持现状,缺电程度还将加剧。国家必须下决心进行大力度的调整,关键的问题还是煤炭问题。”曾鸣对记者说。

姜绍俊指出,“四季度,要通过国家宏观调控,加强煤电运协调,重点保障湖北、江西、重庆、广西等缺煤省份的煤炭供应,否则,部分地区电力短缺仍将持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