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5222.com:音著协开查违规播放奥运歌曲

  记者昨天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简称音著协)获悉,受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委员会授权,该协会已经获得了在中国境内惟一代为行使奥运歌曲表演权、复制权和广播权,统一管理上述著作权的许可事务,协会开始以北京为起点在全国陆续查处违规播放奥运歌曲的商业企业。

许多购物中心、大卖场会在营业期间选择播放一些应景的音乐作品。然而,这些背景音乐对商家来说并不是免费的午餐。

  目前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JASRAC)与卡拉OK厅的授权签约率为96%,与配备卡拉OK设备的饭店、夜总会等场所的签约率为90%。近日,记者从在京举行的中日著作权研讨会上获悉,日本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保护著作权人权益,促进音乐产业尤其是网络音乐发展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相比之下,我国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卡拉OK收费、网络音乐授权等方面仍处于开拓阶段。

  据悉,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日前就茂业百货和平店在经营场所播放背景音乐侵权事宜向www.35222.com:音著协开查违规播放奥运歌曲。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据音著协北京办事处主任刘连滨介绍,协会获许统一管理的奥运歌曲是指奥组委享有著作权的北京2008奥运会歌曲征集评选活动的历届作品,目前约有50多首。商业企业以这些歌曲作为背景音乐前,必须获得音著协许可并支付一定的版权费用。

去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未征得权利人和音著协许可,未缴纳著作权使用费情况下,公开表演使用音著协管理的音乐作品构成侵权为由,将开发经营N商场的A房地产公司告上法庭。近日,区法院对该案做出判决。

  与行业协会合作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简称音著协)是由国家版权局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共同发起成立的国内唯一的音乐著作权管理组织,负责管理和行使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音乐词曲著作权,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维护音乐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刘连滨透露,协会已开始陆续对商业企业违规播放奥运歌曲进行录音、取证,并将针对拒绝履行许可付费的个别商业企业提起诉讼或行政处罚申请,打击严重侵权者,促进奥运音乐作品有效、合法地传播。根据初步调查,目前北京新世界商场等多个大型商业场所已被列入音著协的黑名单。

音著协向法院诉称,位于闸北区西藏北路的N购物商场内,播放了苏打绿的专辑歌曲《你被写在我的歌里》、张韶涵的专辑歌曲《看得最远的地方》。这两首歌的词、曲作者分别与中华音乐著作权仲介协会签订过《音乐著作财产权管理契约》,约定将歌曲的公开播送权、公开演出权和公开传输权的权利和利益专属,授予中华音乐著作权仲介协会全权管理。

  加强卡拉OK管理

  今年4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起诉美廉美连锁商业公司石景山金顶街超市播放背景音乐侵权案,这是自《著作权法》颁布以来,首起因超市侵权播放背景音乐引发的诉讼,该案将于近期开庭审理。

根据音著协与中华音乐著作权仲介协会的《相互代表协议》,音著协被授权在我国大陆地区行使这些音乐作品公开表演的专有权利。

  据了解,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是日本第一个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成立于1939年,当时只管理词曲作者的复制权和表演权,后来又相继对作者的广播权与向公众传播权等进行了全面管理。自2001年日本《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将集体管理组织的垄断制改为竞争制以来,日本管理词曲作者权利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先后成立了3个,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为其中之一。

  据音著协深圳代表处负责人介绍,早在今年6月,音著协已向茂业百货和平店等8家深圳大型商场和超市递送了律师函,就相关商家在经营场所播放背景音乐侵权事宜提出了严重警告,并告知不排除使用法律手段维护音乐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今年7月,深圳市知识产权局(版权局)和音著协联合开展了奥运歌曲推广和版权保护专项行动,强调深圳市就商业用途使用奥运歌曲必须合法取得音著协的授权。

音著协发现,开发经营N商场的A房地产公司未经音乐作品的词、曲作者和音著协许可,在没有缴纳著作权使用费情况下,擅自在N商场公开播放《你被写在我的歌里》、《看得最远的地方》等音乐作品作为背景音乐。据此,音著协认为,A房地产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著作权侵权,要求赔偿4万元损失及为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2千余元。

  日本国士馆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客座教授上原伸一表示,这些集体管理组织的成立,既保障了权利人的权利得到实现,又让使用者能够有合法的渠道获得许可,从而使卡拉OK业、互联网行业等使用音乐的行业得到健康有序的发展。那么,日本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权利管理方面有哪些经验可供借鉴?

  自2003年音著协深圳代表处成立以来,在背景音乐使用授权业务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肯德基、家乐福、吉之岛、威尼斯酒店等,都主动缴纳了相关费用。今年音著协对深圳地区加大了维权和宣传力度,亦取得了一定成效,民乐福超市、海景奥思廷酒店、华侨城大酒店、吉野家快餐等商家都陆续缴纳了背景音乐使用费,而如天虹、茂业、华润万家等深圳知名品牌店和其他经营场所如酒店、咖啡厅等,则依然保持着违法使用背景音乐的不良习惯。

庭审中,A房地产公司辩称,商场背景音乐为委托北京某传媒公司管理,在传媒公司列出的播放清单中并没有出现涉案作品,说明这两首音乐作品未曾在N商场内播放过。

  以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开展的卡拉OK管理为例,来自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总务本部的渡边聪介绍,在技术上,目前日本发展的是通信卡拉OK,即歌曲全部通过通信卡拉OK企业的主服务器利用电话线或网络向卡拉OK终端传送,为此,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一方面向通信卡拉OK企业发放作品复制权和向公众传播权的许可并收取费用,如2014年就向其收取费用67.99亿日元,占协会收费总额的6%;另一方面也向卡拉OK店经营者发放作品表演权的许可并收取费用,2014年向其收取费用127.82亿日元,占协会收费总额的11.4%。渡边聪认为,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对卡拉OK的收费管理,得益于与行业协会的大力合作,比如从卡拉OK厅协会全国卡拉OK事业者协会等组织获取卡拉OK厅的信息,同时对于未获授权使用作品的卡拉OK经营者及时采取法律措施,比如向简易法庭申请民事调解,对于拒绝民事调解的,则向地方法院申请诉前保全。

  深圳代表处负责人声称,对于其他有侵权播放背景音乐行为的商家,音著协也做了大量的事实调查和取证工作,不排除继续对簿公堂的可能。

对此,音著协向法庭提交了经公证的光盘证据。原来,在发现这一侵权事实后,为调取证据,音著协与公证人员曾一同前往N商场,由公证人员对商场内背景音乐进行录音并刻录成光盘予以封存。在这张经过公证的光盘面前,A房地产公司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

  与日本卡拉OK厅只使用歌曲的MIDI声源不同,我国的卡拉OK厅一般都使用唱片公司制作的MTV,这同时涉及到了词曲作者以及录音、录像和音乐电视作品制作者的权利。目前,我国由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中国音集协)统一收取卡拉OK歌厅的著作权使用费,并将其中的40%分给代表词曲作者权利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下称中国音著协)。

  深圳法律行业人士称,近年来随着公民知识产权意识的加强,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呈逐年增长的趋势,但就侵权播放背景音乐的著作权诉讼在深圳尚属首例,对于商家而言,播放背景音乐将不再是免费的午餐。

法院审理认定,音著协经转授权,取得了涉案作品的公开表演权和与之相关的诉权。A房地产公司在其经营的N商场内,未经著作权人和音著协许可,将两首歌曲作为商场背景音乐,在经营时对外公开播放,侵犯了音著协依法享有的涉案音乐作品的表演权,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中国音集协副总干事马继超介绍,2014年协会收取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1.39亿元人民币,向全国6000家左右卡拉OK厅发放许可,仅占全国市场15%左右,这与日本的收费情况相距甚远。他认为,与日本产业发展情况不同,我国卡拉OK行业缺少发展成熟且有约束力的行业协会,同时行业对于著作权及其集体管理制度的认同还远远不够。近年来音集协也发起数百件针对侵权歌厅的诉讼推进收费,但却激化了矛盾。协会还亟待开拓思路,寻求解决方案。

区法院综合考量了涉案音乐作品的类型、知名度及被告的经营模式、侵权情节等后,判决A房地产公司向音著协赔偿损失五千元,以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1800元。

  独立统计报告

  为网络音乐护航

  随着数字音乐的发展,针对网络音乐的许可和收费,已成为中日音乐著作权集体组织共同面对的重大课题。

  中国音著协副总干事刘平介绍,网上音乐传播具有海量、零散、权利人维权不便和行使权利成本过高等特点。虽然音著协开创了一揽子合作模式,与百度、腾讯等多家在线音乐平台签订了合作协议,初步建立了数字网络环境下合法有偿使用音乐作品的正版主渠道,但受制于权利人授权不完整、网络环境下使用音乐作品监控手段相对滞后等因素,中国音著协在网络音乐许可收费方面还任重道远。

  业内人士分析,在网络音乐的许可授权方面,我国还缺乏一个独立的数据统计机构为其管理提供依据,而日本著作权情报集中处理机构(CDC)却能有效地为网络音乐运营商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提供网络音乐传播实际情况报告。

  日本著作权情报集中处理机构高级干事横山真司介绍,由于网络音乐内容产品数量急速增长,网络传播运营商处理作品使用情况报告的工作负荷加大、成本增加,存在遗漏报告的风险。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要求提高网络音乐传播使用情况报告的可信度,而查明歌曲使用情况需花费大量时间和成本,因此,作为推进网络传播运营商和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双方处理权利的通用基础平台CDC应运而生。据了解,CDC业务主要是建立相关作品权利关系的CDC歌曲数据库,查明有效使用指纹鉴定(FP)的歌曲ID,将网络音乐传播的使用报告转换成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使用的模式。相关数据显示,自CDC从2010年开始提供报告服务以来,目前利用CDC的网络音乐公司逐年增加,报告处理件数也在快速增长,2014年处理的报告资料是2010年的4.4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保护权利人权益,促进音乐产业发展,我国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还大有作为;加强行业合作,完善配套措施、推进意识培养,我国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建设更须加快步伐。(本报记者
刘 仁 实习记者 侯 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