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产管理公司产权市场成批处置不良资产

  中国资产管理公司首度在产权市场成批处置不良资产。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9日发布消息说,其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已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上海产权交易市场成批推出不良资产交易项目,探索不良资产处置的新路径。

11月11日,随着购买价款的顺利结汇,河南省第一个不良资产外资包交易顺利完成。该不良资产包债权总额40多亿元,涉及债务企业300余户,涉及地域包括郑州、开封等18个市。买方为一家境外机构投资者,卖方是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

“每天就是立案、开庭,各辖行上报的不良贷款案件太多,仅靠风险资产管理部门诉讼清收,真的有点坚持不住了。”某国有大行省级分行风控部门的负责人王建7月11日对记者表示,目前在法院积压的多个案子尚未审结,又有一大批新的贷款类案件将批量诉讼。

www.35222.com 1

据介绍,东方资产管理公司10个办事处此次共计推出11个资产包和13个单项资产,总金额达人民币208.36亿元。其中,东方资产上海办事处将资产分为可疑类、正常类、损失类剩余债权、股权及实物资产等几大类别,并打包成3个资产包。这3个资产包已在上海产权市场意向性挂牌。

该批不良资产是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为了配合中国建设银行减轻包袱公开上市,于2004年商业化收购的建行可疑类不良债权。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经过数年的管理和处置,于2008年4月通过公开竞争性出售方式推出,并于8月份经过激烈竞争顺利成交。经国家发改委、国家外汇管理局等多个部门的审批、备案,该不良资产包的交易被确认有效,并可进行正式交割。这是外国投资者在河南省收购的第一个不良资产包,开创了外国投资者在河南投资的新形式,也是河南省利用外资处置不良资产取得的突破性进展。

而未来王建会更忙。“金十条”中扩大了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自主处置权力,即支持银行开展不良贷款打包转让,扩大银行不良贷款自主核销权。

2016年以来,长城资产广东分公司加速回归主业之路,成功收购34个银行不良资产包,涉及债务人5000多户,债权总额480多亿元人民币,
魏晞 摄

据悉,已有80余家投资人、投资机构和中介机构对推出的不良资产包产生兴趣。这些投资机构中还包括GE商务融资集团等外资机构。

近几年来,河南省各级政府极为重视投资软硬环境的建设和培育,在社会信用体系重塑、依法行政、公正司法等方面下了很大力气。各级政府对吸引和利用外资参与河南经济建设的重视,信用环境的改善,吸引了投资者对省内不良资产的关注。外资凭借其雄厚的资金实力、独特的处置经营视角、灵活的处置手段,将在一定程度上化解河南省的金融风险。

“目前我们对正在处置的银行不良资产分门别类逐一上报,根据可疑类、损失类贷款形成时的行业、地域、企业的特点,有针对性地找出它的症结,找出恰当的处置方式。基本是综合运用各种手法,除了个案诉讼清收,比如转贷、核销、打包出售、竞价拍卖等措施。”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行长告诉记者。

中新网广州5月18日电
作为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长城资产近年来加速“回归主业”,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支持银行业改革发展、稳定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东方资产上海办事处总经理朱军缨表示,从2008年和2009年的市场走势来看,不良资产市场还是值得投资的。随着中国法制社会、信用社会建设进程的加快,处置不良资产业务时会有更多的外资投资个人及机构进入,这就更需要规范操作,确保一切按照相关规章办事。

记者了解到,随着不良贷款率逐步攀升,银行业正在加快处理损失类不良资产,以集中加大现有贷款质量的风险控制力度。相比耗费时日的诉讼清收,近期多家银行转而在产权交易所和资产管理公司低价打折出售不良资产转让债权。

记者近日在广东调研时了解到,2016年以来,长城资产广东分公司加速回归主业之路,充分发挥利用处理不良资产的经验,成功收购34个银行不良资产包,涉及债务人5000多户,债权总额480多亿元人民币,远远超过2000年成立之初接收政策性不良资产的规模。

相关资料显示,在过去8年中,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以收购、管理和处置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为主业,兼营投资银行业务。东方资产相关人士透露,东方资产正以建设金融控股集团为目标进行商业化转型,此次联合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推出不良资产处置的新方法,是其进行商业化转型的一个重要步骤。

AMC又一不良贷款盛宴

“不良资产经营是公司主业,为‘问题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和开展并购重组等是公司的新增长点,后两项目前占分公司总营收三成多。”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公司负责人陈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王建对记者表示,除了诉讼外本来日常还要根据总行的指示抓风险建设,普及风险知识以及行内制度建设,6月以来,每天工作14个小时都不够,白天不是在法院,就是在去法院的路上,晚上回办公室整理总行每天的风险提示和其他文件,即使如此,时间总是不够,一个个程序走下来,即使是审结的案件申请执行也遥遥无期,距总行要求的贷款回收期限相距甚远。”

从“三无”到经营“四级跳”

《华夏时报》记者从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了解到,2013年上半年,市场上不良资产交易机会较上年有所增加,但总体上没有出现大批量转让资产包的情形。从不良资产推出的情况看,资产包往往是分支行自行组织和推出,且大多属于形成时间较早、质量较差的资产,或是近期发生的中小企业不良贷款,如钢贸业的不良资产。该公司认为,不良资产市场将会比上半年更加活跃,下半年将继续积极寻求开展符合公司业务要求的不良资产业务。

1999年,东方、信达、华融、长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经国务院批准相继设立,分别负责收购、管理、处置相对应的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所剥离的不良资产。

此前,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对外发布的调研报告中也显示,随着不良贷款处置的紧迫性增强,近半数商业银行会向市场推出资产包,向市场推出资产包的本金规模多数在10亿元以下和10亿~50亿元之间,资产类别以损失类、可疑类为主。

广东分公司是长城资产政策性处置时期不良资产接收与处置贡献最大的经营单位,当时接收了农行剥离的政策性不良资产共计392亿元,涉及债务人1万多户。至2007年完成国家下达的目标时,公司成功实现了上百家国有企业的可持续经营,数千职工免于失业,对维护广东地区的经济社会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位资产管理公司内部人士则对记者表示,1.4万亿的历史沉淀不良资产在银行甩掉包袱上市后的多年处置中基本已经剥离殆尽,目前办事处新收购的不良资产多为2009年信贷爆发后积累的不良资产的缓慢释放,且多数为损失类。

但伴随政策性任务的结束,原广州办事处也从资产规模最大的办事处变成了无商业化资产、无投资项目、无资本金的“三无”办事处,不得不走上商业化转型之路。在无现成发展模式可借鉴的情况下,公司快速实现了从亏损、减亏、自求平衡到全面盈利的“四级跳”,持续快速稳健发展为回归主业做好了人力物力财力储备。

“6月的‘钱荒’是一次偶发性的事件,与近期不良资产的增多没有因果联系,但它透露出金融管理部门对银行业经营模式的管理意图,值得我们重视。随着一些大行表态盘活存量资产、提高资金利用效率,会为不良资产业务带来周期性的机遇。”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位人士称。

2016年以来,广东分公司加速回归主业之路,积极调整业务结构,大幅压降房地产类业务,积极谋求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实现自身持续发展。截至2017年12月底,长城资产广东分公司为国家创利累计超过26亿元。

2009年以来的信贷爆发后遗症正逐渐显现,不良贷款已成为阻碍商业银行发展的绊脚石。如果说银行和AMC的第一次合作是在政策的推动下被动完成的,那么这次它们的再度“牵手”则更多是市场化的选择。

“不良资产”如何盈利?

而记者从其他资产管理公司也了解到,由于不良贷款的大幅反弹,银行处置“不良”的压力也日渐增大,未来与AMC的合作必然会越来越紧密。

商业化转型初期作为“三无”办事处的经历,让大家意识到:不良资产是广东分公司甚至整个集团公司发展的基础性资源。

“目前AMC办事处收购的不良资产主要来自于城市信用社、农村信用社和城商行。由于大行不良率较低,拨备多能够自己消化,大行的批量打包不良资产给AMC基本很难,但是目前不少大行的省级银行则较为积极,有些正向我们释放出组包批量出售不良资产的打算,除此之外,随着AMC平台业务的成熟,不良资产不再是一卖了之,银行还正在与我们积极建立不良资产处置转让的新模式,以期最大限度地盘活不良资产。”一位资产管理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www.35222.com,为此,广东分公司及资产经营团队,积极参与各家金融机构不良资产转让的竞标活动,在银行密集推包时曾一度调集分公司近40%的人员参与尽职调查。2016年以来,广东分公司不少资产包的报价只略高于次高价,特别是以分别高出对手0.3%和0.57%的报价,成功收购两个总额40亿的资产包。

中信银行与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也正全面合作。相关人士透露,此次双方签署的首笔资产转让业务协议主要针对中信银行温州分行4亿多元的不良资产处置。

分公司副总经理杨辉告诉记者,不良资产处置运作,关键是摸清资产底数,通过大量走访债务人和担保人,发动中介机构多方寻找有价值线索,摸查每户财产线索,做到对资产价值心中有数。

联姻产权交易所

收购某家银行粤东不良资产包就可以说是“价值发现”的典型案例。这一资产包涉及债务人223户,债权总额64亿元。在多家同行认为这个包债权形成时间久、资产质量差,处置回收难,并纷纷知难而退之时,长城资产广东分公司及资产经营团队发现了商机,逆势切入市场,成功竞得该资产包。之后,巧妙采取“大包收购、分包处置、统筹经营、充分营销”策略,按4个地区进行了分包公开转让,成功实现“当季收购、当季处置、当季盈利”。

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拍卖债权,在国内并不算多见。但记者从多位产权交易所人士了解到,随着不良资产越滚越大,除了与AMC“联姻”寻求战略合作,银行的不良债权资产包亦寻求产权市场作为其快速交易的通道,甚至不惜折价甩卖,以期快速甩掉“烫手山芋”。

目前,广东分公司在不良资产收购方面成效显著。特别是此前成功收购了长城公司商业化发展以来最大的单个资产包——某银行306户、77亿元资产包,涉及广东、浙江、黑龙江、辽宁、北京、河南等全国十多个省市。

“选择挂牌、竞标、拍卖等出售方式,能够较快地实现不良资产的剥离,并通过市场机制实现回收最大化从而回笼资金,提高信贷资金的周转效率。”一位产权交易所人士告诉记者。

“问题资源”成重要增长点

仅5、6月间,就有中信银行、河北银行、农业银行都曾挂牌出售不良债权。6月28日,“浙江民泰商业银行188笔不良贷款资产包”的债权转让项目在浙江产权交易所成功实现交易,本金约为3亿元,截至2013年3月20日,利息1214万元,总计3.12亿元。挂牌价格为1.5亿元,折价逾50%。

陈明对记者表示,长城资产广东分公司在加大资源获取力度、对存量资源分类择机处置的同时,进一步放宽视野,将不良资产扩展为“问题资源”,包括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涵盖问题资产、问题债权、问题企业、问题机构等,实现了“三个延伸”:即收购标的由金融不良资产向非金融不良资产延伸;资产类型由纯债权向股、债、物权结合延伸;合作对象由上市公司、优质客户向非上市公司、问题企业和问题金融机构延伸。

“我今年转了6个资产包了,都是银行交给我的,目前不良资产主要来源于城商行,大部分是以亿为单位的批量不良资产包。”天津金融资产的交易所总经理丁化美告诉记者。除了历史沉淀的不良资产,有个别的是当前已经不行了的产业,银行希望快速处理掉。

在陈明看来,对资产管理公司来说,“问题资源”恰恰是重要的增长点。例如,某环保类上市公司是广东一家废弃资源综合利用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和全省行业龙头企业,但存在资金被占用的情况。长城资产广东分公司发挥盘活经济存量方面的独特优势,解决了其关联企业资金占用的问题,涉及金额2亿元。

丁化美对记者介绍,在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与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不良资产都只是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一个通道,通过交易所挂牌处置本身是公开出售资产的一种手段,与组织资产包投标竞价没有本质区别,这都属于不良资产一级市场的交易,只是在功能上略有不同。

“资产管理公司也可以通过交易所,包括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来进行报价,收购银行挂牌的不良资产。资产管理公司也可以不通过产权交易机构,直接找银行收购,但是现在财政部包括有关监管部门要求,处置资产的时候要在一定的范围内进行公开,面向市场进行竞价转让更体现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市场化选择。”丁化美介绍称。

一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办事处人士则告诉记者,“银行通过产权交易机构面向市场处置不良资产,资产管理公司不一定拿得到。商业银行出售的不良贷款,是已经暴露风险且无法处理的不良资产,AMC收购前也要经过洽谈、评估、报批、立项、统计口径等程序,而评估后的折价一般为5折,甚至可能低于银行委托转让的底价。”

“不良资产的收购和处置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存在较长的回收期、回收价格的不确定性以及较多的人员投入,同时还要考虑收购资金的成本、人力成本和各项费用以及合理的回报率,因此在这一过程中必须坚持审慎的收购策略。”记者从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了解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