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谈撞船事件 称台日高层已商定和平处理

  据台湾TVBS报道,“日本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代表池田维即将在15日任满,9日上午他来到台当局“总统府”向马英九辞行,马英九主动提到了先前台湾“联合号”渔船在钓鱼岛遭日本舰艇撞沉事件,马英九证实,台日双方早在很早的阶段,高层就确立了和平处理的方针。

马英九:台日应搁置争议 支持美日安保条约

因为台湾仍需保持良善紧密的台日关系及其背后的美台关系,更担心两岸联手的结果会让大陆取得话语主导权,台湾岂不臣服在大陆的领导之下?

图片 1
马英九在 彭佳屿 发表讲话

马英九指出,“在很早的阶段,双方的高层都确立了冷静和平处理的方针,让台日关系不要受到影响,所以尽管在过程可以说起起伏伏,但到最后的结果,基本上非常圆满,让我看到不管是池田先生,他们都付出很大的努力。”

日本杂志《世界》月刊在最新发行的11月号中,刊登了专访马英九的文章。马英九在接受专访时称,“中华民国”和日本具有一种特殊的伙伴关系。

江素惠:马英九“东海和平倡议”一个巴掌拍不响

  中评社台北4月10日电(记者蒋永佑)马英九在卸任前接连登上太平岛、彭佳屿,又在9日的东海和平倡议谈话中,大谈保钓运动,让人不禁联想是否下一步可能直攻钓鱼岛?马英九对此表示,目前上钓鱼岛历史条件还没成熟,他认为还需要一点时间,但自己不会因为卸任而结束对钓鱼岛议题的关心。

马英九也肯定日方付出的努力,不只已经道了歉,现在也积极的处理赔偿后续,虽然协商过程有一些起伏,但终究有非常圆满的结局。

据台湾“中央社”7日消息,对于台日关系,马英九表示,台湾和日本的关系非常特殊,在安全保障方面亦处于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他说,台日是特殊的伙伴关系,双方均主张“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共同价值观,同时努力维持东亚区域的和平,从此观点而言,台湾基本上支持“美日安保条约”。

香港《太阳报》8月11日文章,原题:马英九与东海和平倡议
钓鱼岛的争议不断扩大,美日中台互相较量。台湾为了不卷入战端,提出了解决方案。

  马英九以来彭佳屿纪念的台日渔业协议为例指出,无论中外,领土纠纷往往都要靠打一仗才能解决,过去台湾和日本在钓鱼岛海域经常发生冲突,但在于渔业协议后,如今冲突已几乎降为零,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成就。

马英九强调,最近台湾寻求改善和中国大陆的关系,此举亦希望减少台湾海峡带给东亚区域安全的威胁。换言之,台湾的目标在降低台湾海峡的紧张和冲突,以使将来可以步上和平道路而非武力战场。此一目标当然对两岸都有帮助,同时也使日本受益。

马英九出席中日和约生效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呼吁大陆、日本搁置争议,透过和平方式解决钓鱼岛问题。马英九表示,不论从历史、地理、地质、使用及国际法来看,钓鱼岛列屿都是中华民国固有领土;对钓鱼岛主权争议,台湾一直主张以和平方式“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和平互惠,共同开发”的原则解决;认为国家主权无法分割,天然资源则可分享,提议各国研拟东海和平倡议,建立合作开发东海资源的机制,共同促使东海成为和平与合作之海。

  马英九说,历史条件没有成熟的时候,有时候努力不容易有结果,在他之前的两任“总统”一共谈了15次的(台日)渔业协议都没有结果,到他任内却谈成了,“这不是我天纵英才,而是时候成熟了。”当演变到双方都有这个需求的时候,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而且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

另外,马英九针对六月份台湾海钓船《联合号》事件的快速圆满解决表示,这对双方来说是很难得的经验,它不但未伤害,反而“更有助于巩固双方高层相互信赖的关系”。

实力不足各国冷待

  媒体继续追问,会不会担心现在提出的东海及南海和平倡议,会因自己卸任而“人去政息”?马英九回答,这正是要建立制度的原因,台湾与日本签署台日渔业协议,他看不出有任何一个继位的“总统”会反对,因为反对没有好处,而且渔民会第一个跳出来抗议。

他还表示,现在是双方处理钓鱼岛问题的好机会。双方都主张对这个岛屿的“主权”,若无法以司法和协商解决时,双方应同时搁置“主权争议”,并针对渔业权进行谈判,共同使用、享受资源,至少可解决部份的问题,“主权问题”等时机成熟时再讨论。

马政府在东海问题上以和平诉求主动出击,意图消除钓鱼岛危机,并避免在中美的对立间选边站。毕竟中美关系是台湾外交重中之重,故东海和平倡议的提出让台湾有了话语权。不过,国际间讲求实力,台湾的呼吁会否得到回响?美国曾提出南海行为准则,以规范南海诸国以和平方式解决,其建议获得南海诸国回应;今马英九提出东海和平倡议,但各方均冷处理,日方更坚持拥有钓鱼岛主权。

  马英九指出,不管是东海或南海,他的主张都很清楚,就是“‘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和平互惠、共同开发”这16个字,这是他长年的政策,他也不相信有任何政府会去改变。事实上,民进党秘书长吴钊燮在蔡英文当选后两天,在美国华盛顿举行记者会时,就表示对于南海的主张跟自己是一样的。

马英九提到,他本人在年轻时曾被称为“保钓健将”,为钓鱼岛问题执笔也是事实,许多日本人也因为这项事实而认为他是“反日派”。但是若有机会,他希望日本人阅读他的著作,在著作中,他主张以理性且和平的态度解决争议,而且书中叙述的解决方法和上述所说的方向是一致的。

马政府努力推动台湾是和平制造者的角色,也采此一路线来处理钓鱼岛的争端,展现企图心,希望在外交路线上取胜,以证明活路外交的成功。毕竟台湾在东海议题上没有太多着力点,只有在中日和约生效周年纪念的场合宣示中华民国拥有钓鱼岛主权,并借中日和约论述钓鱼岛归属中华民国主权的事实作政治宣示。马英九主动提出东海和平倡议立意不错,惟钓鱼岛局势波诡云谲,单靠一纸建议难以拆解。

就在东海问题愈演愈烈之际,大陆希望两岸合作解决钓鱼岛问题,这正是台湾的禁忌。因为台湾仍需保持良善紧密的台日关系及其背后的美台关系,更担心两岸联手的结果会让大陆取得话语主导权,台湾岂不臣服在大陆的领导之下?由于诸多的顾虑,台湾跨不出这一步。然而,若马英九的东海和平倡议事先能取得大陆的默契,透过海基、海协两会的沟通协调取得共识,此不失为较可行的良策。一个巴掌拍不响,有了大陆附和,定可较易取得圆满成果。

两岸合作必须敞开胸怀,共同推进,才可创造利基,也将是马英九活路外交的成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