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女兵不堪忍受军中羞辱及骚扰自杀未遂(图)

  

摘要:
  台湾海军“雄三导弹”误射酿1死3伤不幸悲剧,金江舰舰长林伯泽、飞弹中士高嘉骏及中尉兵器长许博为、射控士官长陈铭修等4人,到死者灵堂上香时,被家属要求4人一路爬着进灵堂,在灵前跪40多分钟,这项要求引发数位军界要员强烈不满。台湾“国防部”前发言
…  台湾海军“雄三导弹”误射酿1死3伤不幸悲剧,金江舰舰长林伯泽、飞弹中士高嘉骏及中尉兵器长许博为、射控士官长陈铭修等4人,到死者灵堂上香时,被家属要求4人一路爬着进灵堂,在灵前跪40多分钟,这项要求引发数位军界要员强烈不满。台湾“国防部”前发言人罗绍和、陆军前副司令吴斯怀、台湾陆军炮兵学校校友(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先后发声质疑“军人下跪”这一作法,动不动就下跪的军人,有格吗?有尊严吗?有军魂吗?施明德还惊呼“台湾要完!”  就雄三导弹误射一事,先是民众高呼“台军要完”;现在军人下跪致歉,又有大佬高呼“台湾要完”……这TM就很尴尬了,全是药丸!怎么吃?  台湾“国防部”前发言人罗绍和表示“军人应该是跪天地、跪国家、跪父母、跪良心才对,怎么可以任意下跪?”对于家属在悲伤情绪中要求相关人员跪爬进入灵堂,海军的官员应该沟通与说明,不应发生此情况。台湾肇事官兵在罹难渔民灵前下跪  罗绍和说,看到这些画面,除了为罹难者的家属心痛,也为军人丧失尊严而心痛不已。因为军人是“国家安全”的屏障与唯一的防线,对于一些部队所犯的错误,期盼民众仍然给予机会,让他们检讨改进,不要因为某些个案而否定整体官兵的辛劳与努力。至于家属要求“国旗覆棺”,罗绍和说,应该按照现行的法令规定办理,避免形成个案处理。  台湾陆军前副司令吴斯怀也在脸书中指出,雄风导弹误射,造成一死三伤的遗憾,涉案人应该依法论罪,但让官兵爬行入灵堂跪拜40分钟,军中长官割袍断义,大难来时各自飞的态度让我们寒心。全军官兵、眷属看在眼里。军人尊严被如此糟蹋,袍泽情义何在?  就家属要求“国旗覆棺”,吴斯怀呼吁蔡英文三思,万不可任意为之,乱了规矩事小,羞辱“国旗”事大,如果谁都可以要求“国旗覆棺”,是侮辱所有过去的前辈!吴斯怀脸书截图  台湾陆军炮兵学校毕业的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昨也在脸书中贴文就说,台湾完了。动不动就把军人羞辱到比狗还不如!动不动就叫军人下跪!  施明德指出,洪仲丘案,军人下跪!雄三滥射案,军人下跪!士可杀,不可辱。动不动就下跪的军人,有格吗?有尊严吗?有军魂吗?军人犯再大的错,宁可自杀或被杀,也不可以下跪。下跪的军人,绝对不可能“保家卫国”。施明德脸书截图  施明德更强调,总该有大人站出来,维护军人的尊严了。“看军人下跪,我已经哭了。”  然而,对于施明德的眼泪,也有台湾网友表示不服,做错事认错还不行啦?台湾网友留言  淡江大学国际与战略所教授黄介正说:军人,跪天地,跪父母!不跪官长,跪袍泽!不跪民众,跪国家!不跪寇雠,跪军旗!不跪强权,跪良心!但愿今后,我同袍“只行军礼,不屈膝”!黄介正脸书截图  但有网友就指,军人跪天地,跪国家,跪父母,跪良心,你难道不知道他们这次跪的就是良心二字吗?

  中新网11月24日电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陆军某指挥部志愿役女兵徐子淇不堪军中流言中伤她“很好上”,同袍、长官又怀疑她与营中少校有染,形容为“奸夫淫妇”、“人尽可夫”,令她羞愧得无地自容愤而自杀明志。获救后又被军方以有精神病为由强逼退伍。徐子淇向媒体投诉,指控指挥部“逼我去死”。关渡指挥官段庆生少将对其指控表示遗憾,认为她心生怨怼才会对外爆料。

图片 1

  徐子淇(25岁)2006年志愿役女兵入营,去年2月分发到该指挥部服役,因长相清秀面貌姣好,不少人认为她长得像歌手蔡依林、王心凌,军中追求者众。

台陆军六军团在军中推动孝道,希望官兵透过为母亲洗脚体验母亲的辛劳。图为六军团官兵为当选模范母亲跪地洗脚的场景,其中六军团政战主任曾有福少将(左)穿军服
下跪为母洗脚。

  去年6月,徐子淇与同袍在台北县唱歌后不胜酒力,由张柏晨中士护送回女兵寝室门口,被以违反两性营规调职。此事反让徐、张两人继续交往,去年10月底结婚,但她指出,婚后丈夫却诬指她与某少校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男儿有泪不轻弹,身为将领通常更不便屈膝下跪。不过台陆军六军团在5月初举办一项推行孝道活动时,有台军将领在军中同袍面前,就身着军服双腿跪下、泪流满面,这种场景过去在严肃的军中可说是前所未见。据指出,陆军六军团从今年初开始,在要求官兵严守军纪,同时大力推动孝道。

  徐子淇和张柏晨今年6月离婚,她说,前夫造谣妨害她名誉,军中传言她“很好上”、“人尽可夫”、“关系很烂”、“小狐狸精”等不堪入耳流言蜚语。她还说,指挥部政综科潘姓上尉曾嘲讽她与某少校是“奸夫淫妇,怎么还不去开房间?”另据指出,有人曾对该少校说:“你不要‘肉’没吃到,搞得满嘴油。”该名少校的妻子则力挺丈夫,并痛批指挥部是没人性的单位。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六军团弘扬孝道,除了由单位主官要求官兵多打电话回家问候父母外,甚至鼓励官兵尝试回家为自己辛苦的母亲洗脚,以对母亲表达孝顺之意,五月时更藉模范母亲表扬活动,在内部举办跪地为母洗脚的仪式,据说场面相当感人,在场所有参与的官兵和家属都感动落泪。

  一名军官透露,当时确有传言指徐子淇“很好上”、“长官跟她有染”,让她被排挤身心受创;也有不愿具名的昔日同袍说,当时传闻很多,但“她的男女关系不像外传那么复杂。”

据了解,陆军六军团指挥官吴斯怀在今年初因看到一篇有关孝道的文章,并感于现代社会缺乏传统价值,特别是孝顺父母的观念,因此开始在六军团作战区内部单位,由上而下推动官兵孝顺父母的活动,除在各连队张贴强调孝道重要性的文宣外,吴斯怀每到部队视察,在要求官兵加强战训本务之余,都会特别要求年轻人要懂得孝顺父母。

  徐子淇因无法承受莫名羞辱及不当指控、骚扰,甚至调离处分,今年6月29日在家中服药烧炭自杀,急送医院抢救,昏迷两天后苏醒捡回一命。

今年五月时,六军团更藉举办模范母亲表扬典礼,发起一项为母洗脚的活动,其中六军团政战主任曾有福少将,因为母亲也当选单位模范母亲,虽然身着军服肩上挂着一颗星,但同样上台跪地为母洗脚,让母亲相当感动,当场自己也泪流满面。

  徐子淇表示,住院期间指挥部心辅官强迫收走她的遗书、手机,限制她自由,还下令看护女兵监控她。她说到激动时落泪痛批:“我被关指部逼死、逼退,女兵在军中被带有性暗示的眼光歧视、羞辱。”

此外,六军团也鼓励单位内军官藉休假时间,到各社福单位做义工,最近几个月来,在吴斯怀带头下,单位已经到处汇集不少旧书,捐给包括桃园县复兴乡等山地部落的少数民族小朋友,甚至在假日直接到部落去做义工,讲故事给小朋友听。

  政战主任说明说,徐子淇是自杀住院,为使她不被打扰,才会管制她的手机、探病人员,“这是避免不测,但她反误会将军方好意变成是限制自由。”指挥部指挥官段庆生对徐子淇的指控表示遗憾,认为是她心生怨怼才会对媒体爆料,陆军司令部则认为徐子淇爆料“可能是只偏重对她个人有利的地方。”

 

  刚退伍的女兵徐子淇入伍前没料到自己会走上烧炭这条路。徐子淇家境悲惨,父母因欠下3000万元巨债,两年前在家中自杀身亡,当时还曾登上媒体头版。而徐子淇母亲还以徐子淇的名义借了100多万元,造成她年纪轻轻就有巨额负债。

  徐子淇在舅妈安排下意外踏上从军路,却步上父母自杀的后尘。从鬼门关走过以后,她决定出面控诉军方。

  讽刺的是,她说,不少昔日的军中同袍迄今还会在夜晚打电话给她,想约她外出唱歌、喝酒“钓”她,她说,这些打电话给她的人,“也是当初中伤我的人。”

  徐子淇命运多舛,而被军中长官及前夫指为与徐子淇发生不伦关系的某少校,竟然也曾是被性侵的受害者。

  该少校在军中遭性侵,后来又发生徐子淇自杀未遂事件,由于该指挥部传出他与徐子淇有暧昧关系,因此让他被长官及同袍指指点点。该少校受访时指军中甚至传出他“男的、女的都可以搞上”,已令他身心俱疲。

  由于徐子淇是今年9月11日停役,但薪俸因为先发,因此陆军还要向她追讨2万多元的薪水回来。

  徐子淇相当无奈地表示,现在已经没钱了,还要被追讨2万多元,但她强调,钱一定会还,只是现在手头没有这么多钱,希望能在年底拿到考绩奖金后,再还钱给部队。

  近年台军淫乱事件

  2008/02/28
台陆军吕姓女中校,在台防务部门参谋本部资电作战指挥部少校中队长林继正寝室过夜.处理结果:林继正与吕姓女中校均记大过一次,调离现职

  2008/01
台陆军十军团一名上校与未婚女中尉到汽车旅馆偷情,遭上校妻捉奸.处理结果:上校付出千万元赡养费,协议与妻离婚

  2008/01/23
台军联勤政战副主任陈世团少将与女军官深夜共处一室,称“请益考证照”.处理结果:陈世团记大过一次,并报退获准

  2007/11/20
宪兵刑鉴中心少校陈建维透过网交,约未成年少女性交.处理结果:2008/3/12重判14年徒刑

  2007/03/22
联勤司令部后勤学校中校大队长谢仁柱偷拍女辅导长入浴,当场被查获.处理结果:处徒刑6个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