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乡村教师退休后坚持义务补课 分文不取坚持19年

每年春秋两季,叶连平都要自费带学生到周边城市,参观科技馆、博物馆、烈士陵园等。10多年算下来,花费少说也有20万元。

“原想等我‘走了’以后把积蓄捐出来做点事,但现在就实现了,我很高兴。”叶连平说,随着自己的事迹被传扬开,不少学校邀请他去讲课,不少人来捐款捐物,他把钱都投入到奖学金里。

秋天的早晨,乌江上薄雾渐渐散去,太阳升起,位于江边的安徽省和县乌江镇卜陈村也醒了过来。伴随着鸟鸣啾啾,村里的留守儿童未成年人之家传出琅琅的读书声,91岁的叶连平老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大早,叶连平就在“留守未成年人之家”等着。今天,和县环保局要请他去上党课。

叶连平的前半生十分曲折:出生在青岛,读初中在上海,18岁在南京当时的美国大使馆做勤杂工,3年时间里接触到很多公众人物,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新中国成立后在南京当老师,之后在安徽和县做过工、养过牲畜……直到1978年,卜陈学校的一个毕业班连续一个月没老师来教课,有人推荐当时已50多岁的叶连平,让他重新回到热爱的讲台。

2 “给孩子们上课,我就是享福”

在叶连平“留守未成年人之家”的墙上有一行大字:乡村永不熄灭的烛光。叶连平说:“我没有那么亮,我充其量是只萤火虫。”

叶连平佝偻着身子,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拿着教鞭指向黑板,在讲台上来回踱步。他精神很好,脸上挂着笑容,连皱纹都舒展开来……“Where
color is my T-shirt?这句话错在哪里呀……”叶连平声音洪亮,抑扬顿挫。

叶连平,一束萤火虫般的亮光,照亮了乌江边上小村庄,让我们看到了教育的力量,也看到了乡村的希望。

叶连平带了四个年级的学生。教室的墙上,贴着他手抄的学生英语成绩表,按照班级从高分到低分排列着,“学生一看就知道自己进步还是退步,不要多说”。

“留守未成年人之家”的墙上挂满了锦旗和奖状,其中一个写着:“乡村永不熄灭的烛光”。叶连平摇摇头说:“我哪是什么烛光,我没有那么亮,能做的微乎其微。我充其量是只萤火虫,因为失去的时间太多了,怎么也补不回来,我只想追赶时间……”

10月23日,借出差的机会,上海楷麓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常久明赶回卜陈村,看望自己的初中老师叶连平。

后来,这400元钱转入了“叶连平奖学金”。2012年,叶连平拿出两万多元,会同乌江镇政府、卜陈学校成立了和县乌江爱心助教协会暨叶连平奖学金。目前,奖学金规模已达30多万元,发放了7届,惠及132名学生。

退休后,附近学校但凡有老师生病了、离职了,他不问待遇、不讲条件,第一时间出现在学生们面前,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就这样代课,一晃又是10年。2000年,叶连平正式创办“留守未成年人之家”,节假日免费给孩子们补课。19年来,1000多个孩子从这里走出;现在还在上课的,仍有156个。

长期的教学中,叶连平独创了“四步教学法”。“叶老师的授课方法,一般在黑板上分成四块,即病句、辨析、新单词、语法。”程雨秋今年读九年级,六年级时,她来这里补过英语。

“听见了吗!”叶连平突然拉住记者的手大声说,“孩子叫我爷爷,这就是教育。”叶连平告诉记者,他要求所有的孩子要懂礼貌,见了长辈老师要主动打招呼。“这些孩子的父母对我说,孩子交给你了。我就要对孩子负责,从小让他们养成良好的习惯。”

这天,叶连平特别高兴,他的学生江明月来看他了。“我不叫他老师,叫他爷爷。”江明月笑着说。2005年,江明月还是卜陈学校初一的学生,因为语文老师临时有事,她遇到了来代课的叶连平。家访中,叶连平发现江明月的家离学校太远了,觉得江明月每天把大量时间花在路上,影响学习,就和她父母商量,让孩子住到自己在学校附近的屋子去。

叶连平告诉记者,他已安排好了自己的身后事。百年之后,他会把积蓄全部捐给叶连平奖学金基金,把遗体捐献给医学院,供学生学习解剖。

几个月后再见,92岁的叶连平依然精神矍铄,说话中气十足。记者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卜陈学校,记录了“全国德育教育先进个人”、“中国好人”、乡村退休教师叶连平一天的生活。

“让学生亲眼看看,比上课讲多少次印象都深”

到卜陈村工作生活40年,连同退休后的27年来,叶连平教过的学生有1000多名,村民们对他都有着说不出的喜爱和尊敬。57岁的村民曹法银一家三代都是叶连平的学生,“叶老师一毛钱都没收过。有时候我们感觉不过意,把家里鸡下的蛋给他,他都不肯收。”

9点,在和县环保局的会议室里,没有稿件,一口水没喝,他声音洪亮地连续讲了一个小时。

这是普通的一天。这样的日子,老人已坚持19年。屋子在当地远近闻名,叫“留守未成年人之家”;老人叫叶连平,现已92岁,曾从事教育工作40年,退休后仍坚持为学生义务补课。

站在讲台上,叶连平操着流利的英语给孩子们辅导。虽然已经到了鲐背之年,他说起话来仍然语调铿锵,条理分明。

“我是党员,也是宣传员,宣讲就是我的义务”

(原标题:九旬乡村教师退休后坚持义务补课 分文不取坚持19年)

“尽管我后来还是没能继续读书,但能成为叶老师的学生,是我一辈子的幸运。”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上海拼出一片天地的常久明,如今每年都资助叶连平奖学金基金。

“我就要对孩子负责,从小让他们养成良好的习惯”

“曹冬雾,家庭困难,600元;王妹,父病母离异,600元……”一张鲜艳的红纸贴在墙上,这是2018年叶连平奖学金的发放公告。

曾有人问叶连平,为什么退休了不好好享福?“我这样就非常幸福。只要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就是享福,都忘记头上有多少白发了。”叶连平说。

小本子还记着2014年以来在卜陈学校支教的志愿者名字。“最远的是香港大学的。人家都来帮咱们了,咱能停吗?”

2012年,叶连平同乌江镇政府、卜陈学校三方筹款6万元,成立了和县乌江爱心助教协会暨叶连平奖学金。目前,奖学金的规模已达30多万元,发放了7届,惠及132名学生。

3 “最放不下的就是孩子”

这样的工作从他2000年开办补习班开始一直坚持,四个班从小学到初中,他要备四种课,每个学生的作业都认真批改。

“我没有那么亮,能做的微乎其微”

从2000年开始,他创办的“留守儿童之家”坚持了19年,培养了1000多名学生,其中700多名是留守儿童。

在此之前,叶连平一直是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资助学生。

王简是合肥市一所幼儿园的老师,2014年暑假,作为巢湖学院的一名学生,她来这儿支教过。“我以叶老师为榜样,努力地工作。”王简说。

在叶连平精神的感召下,社会各界和他的部分学生,也纷纷加入到基金会。

19年,1000多个孩子从这里走出;现在还有156个学生在补课。

从此,江明月在叶连平家,一住就是两年。“叶老师辅导我的学习、照顾我的生活,还联系不同科目的老师来帮忙。”江明月说,“一次家访改变了我的人生。”如今在南京工作的她,每当有空就回来探望爷爷。

1983年,初中生常久明学习成绩很好,但因为家境贫寒,父母想让他辍学学缝纫。常久明把即将辍学的事报告了叶连平,叶连平沉默着没有说话。那天傍晚,正在棉花地里帮父母干农活的常久明,看到远处一个身影步履蹒跚地走过来。“叶老师怎么来了?”常久明和父母都大吃一惊,常久明赶紧躲了起来。

2018年12月16日,光明日报以《叶连平:“我希望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是在讲台上”》为题报道了叶连平义务为乡村留守儿童补课19年的事迹。

一天上课结束,叶连平倚在门口,微笑着望着孩子们蹦蹦跳跳远去的背影,眼神里,满是欣慰和期许……

叶连平的节俭朴素众所周知。为了省路费他常常骑车去7公里外的镇上买菜,去周边的南京、芜湖等地,他也是骑着自行车。叶连平在讲台书写板书时,抬起的胳膊露出了他穿了多年打补丁的衣服一角。记者问他为什么不穿一件新衣服,他说:“衣服不过是用来遮体的,没必要太讲究,钱应该花在刀刃上,而不是在这些吃喝穿着上。”他指着教室后面桌子上的一台复印机,“你看花钱买这个就值,好几千呢。”那一刻,叶连平竟露出孩子般的得意。

尹琳把之前从叶连平图书馆借的绘本《秘密花园》还了,又挑了一本书,自己在登记本上写好,拉着弟弟和叶老师告辞:“叶爷爷再见。”

清早还透着微凉,薄雾散溢在田野间,安徽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卜陈村,一位耄耋老人早早来到一间普通小屋忙碌起来……收拾妥当后,孩子们背着书包,三三两两地来了。老人微笑着招呼他们坐下,不一会儿,屋里就传出琅琅读书声……

看到学生越来越多,当地政府把村里的仓库改造成一间教室、一间小图书馆,挂上“留守儿童之家”的牌匾,托付给了叶老师。现在来这里上课的学生有165人,有卜陈村的,还有邻近几个村的,甚至还有和县县城以及南京江浦等地的留守孩子。

“我要钱有啥用?用在学生身上才是正道。”叶连平捂着嘴凑到记者耳朵边小声说,“我连遗体都要捐给蚌埠医学院,给学生解剖用。”

将近20年,他就这样骑着自行车,奔波在去学生家的路上,直到几年前不慎被撞伤,查出脑溢血加脑膜炎……“现在腰有些直不起来,出不了远门,骑不了自行车,累的时候只能坐在板凳上给孩子们讲课、批作业了。”叶连平有些遗憾。

退休后,他几乎一天没歇,附近小学有老师请假,都找他代课,短则几天,长则三年,哪有需要,喊一声就去了。“我失去的太多了,怕来不及补偿。整整23年啊。现在就想拼命干,能补一点是一点。”

韩光胜就是那个班的学生,在南京创办围棋培训班。学生聚会时,他买了50本袖珍本《英语词典》送给叶老师的学生。

叶连平也和很多高校建立了联系,每年寒暑假都有大学生来。“之前有香港大学的学生来代课,他们的宗旨是快乐英语,寓教于乐,给我很大启发。”叶连平说着,翻开了自己破旧的笔记本,查看着记录。

“我希望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是在讲台上”

看到外来务工子女和留守儿童英语基础差,从2000年开始,叶连平创办“留守未成年人之家”,节假日免费给孩子们补课。

1993年,叶连平到县办中学代课。“48个人登记在册,教室里只有22个人,这怎么上课?”45天,他骑自行车跑遍了48个学生的家,劝家长、劝学生,硬是把学生凑齐了。毕业那年,这个班有11个学生考上中专,而另一个平行班只有3人。“不家访,怎么能完全了解学生的情况、怎么能把他们教好啊!”叶连平说。

“我希望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是在讲台上。”叶连平说。

一直陪着他的卜陈学校校长居平树劝阻了来人。他是叶连平的学生,知道叶连平的脾气和为人。2016年7月1日,和县教育局请叶连平上党课,他帮叶连平代领了400元讲课费。“几天后,教育局领导告诉我,叶老师骑自行车把钱送到局里,扔下就走。”

“老师的工作,绝不止在三尺讲台上。”这是叶连平坚持的理念。他还有个规矩:每年带孩子们外出游学两次,参观科技馆、博物馆、烈士陵园,花的都是自己微薄的退休金。

多年来,叶连平先后获得“全国德育教育先进个人”“中国好人”“安徽省优秀共产党员”“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7月1日,他特意换上了以前的学生送给他的T恤,这是他最“体面”的衣服。

“我喜欢读书,但只可惜辍学太早。”叶连平感叹道,“年轻时我四处漂泊,蹉跎20多年。在人生最黄金的岁月,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做成,我不甘心啊。”

1 照亮孩子的“萤火虫”

10点半,讲完课,叶连平回到他的“留守未成年人之家”。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拿出500元劳务费,一向笑嘻嘻的叶连平脸色一凛:“我党龄33年了,党员既是组织员,又是宣传员。宣讲就是我的义务,凭什么要钱?”

“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做成,我不甘心啊”

除了义务辅导学生,免费为贫困留守儿童提供吃住,十几年来叶连平还经常自费带学生到南京、合肥,参观科技馆、博物馆、烈士陵园等,每年春秋各一次,每次外出经费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都是叶连平自己掏钱。开始连老伴都不理解,叶连平说:“都是我的孩子,他们家庭困难,我能不帮一把?”

两个孩子的父母来自云南,在卜陈镇所在的开发区打工。尹琳的两个姐姐之前就在叶连平这里补课。

第一次见到叶连平,他正在上课。20多平方米的房间充满了岁月的印记:城里早已见不到的老式桌椅、没有锁的旧门窗、写满英语单词的破旧黑板……

1991年,63岁的叶连平退休了。那天,叶连平捧着教材、参考书,还有两个省下的黑板擦,交到教导处,久久没有走出来,“趴在桌子上哭得不像样”,他舍不得那三尺讲台,不愿意离开他的学生。

新中国成立后,叶连平在南京当老师,之后辗转到安徽和县做工。1978年,卜陈学校缺少老师,在别人推荐下,50多岁的叶连平重新回归讲台,直到1991年退休。

据人民日报消息,叶连平:1928年生,祖籍河北沧州,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卜陈学校退休教师。叶连平在平凡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努力用知识改变农村孩子的命运,先后获得“全国德育教育先进个人”“中国好人”“省优秀共产党员”和“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2000年,叶连平义务办起和县关工系统第一个校外家庭教育辅导站,19年来天天到岗,分文不取。

“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常久明知道,两个多月前,叶连平骑自行车买菜路上遭遇交通意外事故受伤,“等您身体恢复些,我接您去上海休息几天。”

傍晚,结束采访时,叶连平握着记者的手说:“我真的不值得宣传,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普通党员、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说着,叶连平哽咽起来,“我从12岁就没有了妈,流浪了那么多年,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是共产党给了我今天的幸福生活,党就是我的母亲。儿子为母亲做事情,还能要什么回报吗?”

1990年,延迟两年退休的叶连平还是离开了讲台。在很多人看来,辛苦大半辈子,总算可以歇歇了;但叶连平说,那是他人生中最难过的一天……

1928年,叶连平出生于山东青岛。1940年随父亲到上海进光夏中学读初中。18岁时,他随父亲到南京进入到美国大使馆做勤杂工。“我的英语底子就是在美国大使馆打杂时磨出来的。”在大使馆工作的三年零六个月里,叶连平认识了司徒雷登、巴特沃斯,“也见过宋子文、孙科、白崇禧等公众人物,还跟宋美龄握过手。”1949年后,叶连平同几位居民合伙开办了夜校,开始做扫盲工作,后来在江苏南京的琅琊路小学一直工作到1955年。1965年,叶连平辗转来到安徽和县。1978年,因为人员调动,卜陈学校一个毕业班连续一个月没有人上课。有人推荐了叶连平,已经50岁的他重回热爱的讲台。初中不能组织晚自习,他就把40个孩子按照自然村分成五个组,打着煤油灯,一个星期到村里五天辅导孩子学习。他带的第一届毕业班,11人考上中专,比另一个班多9个。发现孩子们成绩下滑,他就会上门家访。

“我没有那么亮,我充其量是只萤火虫”

像江明月这样的学生,还有很多。

常久明的家距离学校有5公里,都是土路,且要翻山过河,当时正值汛期。叶连平最终没有说服常久明的父母。夜色笼罩着田野,躲在暗处的常久明看着叶老师渐去渐远的落寞身影,泪流满面。

11岁的尹琳带着7岁的弟弟尹维来学校报名,叶连平作了登记,发给他们第105号和106号上课牌,叮嘱他们“记得14号上课”。

“有一次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很多孩子都哭了。”叶连平说,“让学生亲眼看看,比上课讲多少次印象都深。”

自费创办“留守儿童之家”以来,孩子们在他家免费吃用住、自掏腰包组织孩子外出参观、资助贫困学生,花在上面的钱,少说也有30万元。

3年后,这个班中考,11个学生考上中专,刷新了学校的历史最好成绩。

直到现在,叶连平还住在三十年前的旧平房里,身上穿的也是打着补丁的衣服。他的家中,很难找到一件像样的家具,基本上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在留守儿童之家的图书室里,还放着老式的菜橱,菜橱里摆放着有些陈旧的中小学必读书本。

他是舍不得买衣服的。

“哎呀,从早上起床就开始批改作业,到现在只批改了两个班级,时间不够用呀!”叶连平老师见到记者一行,连连感叹自己“在和时间赛跑”。

一回到家,叶连平赶紧打开“留守未成年人之家”的门,除了午饭时间,他一直守在那里。“现在是孩子报名的时候,不能离开人。”

(本报记者 常河 本报通讯员 王亚鹏)

叶连平所在的卜陈学校离县城有20分钟车程,如果不是92岁了,他不会劳烦人来接他。这么多年,他习惯了骑自行车,已经不记得骑坏了几辆自行车。

结束对叶连平的采访,抬头看天,繁星闪烁。

午后,趁着没有孩子报名,叶连平拿出学生聚会的纪念册翻看着。那是他带的第一个班,“48个学生,经常逃课,家里人也不知道,没有人愿意带这个班”。叶连平接手后,用45天时间走访了全部学生家庭,把孩子一个个“找回教室”。

5年前,叶连平不慎被电动车撞伤,从那以后叶连平经常摔倒,最后被查出脑溢血加脑膜炎。手术后住了四天院,他就要求出院,一周后到医院拆线,不光是心疼住院费,“孩子们还等着我呢!”因为伤势未痊愈,腰根本直不起来,他就坐在板凳上给孩子们讲课、批作业。

92岁高龄,19年默默的坚守。因为爱得执着,因为固守初心,叶连平在历尽坎坷后让人生绽放出了绚丽的色彩。

程雨秋父亲早逝,母亲打工。今年9月,叶连平让程雨秋在他家里吃午饭。“我刚开始觉得很尴尬,但时间久了觉得叶老师就像爷爷一样,我也就自然了一些。到现在,我开始有了家的感觉。”程雨秋告诉记者,“我六年级的时候,英语很差,经常不及格。妈妈把我送到叶老师的英语补习班来补课,因为叶老师从来不收任何费用。今年我初三了,英语考了139分。”

“看了你们的报道,一个人从黑龙江绥化寄来他儿子用过的四本《汉英英汉字典》。”叶连平的一个小本子上记着那人的名字,郭冠群。

九旬乡村教师义务辅导留守儿童19年

2000年7月,已经退休10年的叶连平看到村里的留守儿童越来越多,作业无人辅导,尤其英语基础普遍薄弱,便将自家的一间房屋腾了出来,摆上桌子和一块小黑板,义务给孩子们辅导功课。邻居居鹏程回忆说:“刚开始时只当是叶老师退休后闲不下来,找点精神寄托,可没想到,这个辅导班一办就是这么多年。”

有人把叶连平比喻为永不熄灭的烛光,他不认同。他说:“我没有烛光那么明亮,我充其量就是一只萤火虫,只要能够照亮孩子们念好书,我就是快乐的。”

叶连平根据孩子英语水平分成启蒙、初级、中级、高级四个班,周六周日四个半天分别给孩子补习英语,寒假大约三天上一次课。

2012年,叶连平拿出2万多元积蓄,在社会各方的支持下,成立了叶连平奖学金基金,用于奖励优秀学生,资助困难学生。成立至今,奖学金已连续发放了7次,累计发放10万多元,奖励、资助了132个孩子。

江明月现在南京市一所大学读研究生。她读七年级的时候,英语、数学等功课跟不上。她和妹妹江敏都是留守儿童,家庭很困难。叶连平就主动把她接到自己家里,不仅免费补课,而且免费提供吃住。2009年,江明月考上南京理工大学,叶老师又把她的妹妹接来补课。回想起这些,这姐妹俩激动地说:“叶爷爷就是我们的亲爷爷。”

相关文章